大促正酣,各家平台纷纷推出大力度优惠促销活动吸引消费者。然而,日前记者却接到网友爆料,发现多个女装品牌在大促会场活动价竟不降反升,同款商品在与价差最多可达3倍之多。

记者搜索发现,以为例,同款商品价329,199;京东价259,天猫竟然只要69;同款商品京东价318,天猫价188;京东价228,天猫价118;京东价288,天猫价142……此轮调价至少涉及裂帛、韩都衣舍、拉夏贝尔、伊芙丽等多个知名女装品牌。

之前据蓝鲸TMT报道,618大促来临之际,大批服装商家由于报名参加了京东618主会场促销,而频繁受到2选1的压力,天猫小二要求品牌商“下会场、上公告、发”。商家不得不删除促销活动、发微博指控京东、商家自行拍付下库存、抬高商品价格等,否则就将在天猫收到促销会场下位置或搜索屏蔽等严厉“惩罚”。

而为了防止服装商家大规模从促销会场撤出,面对于承诺参加会场的商家进行了库存和店铺装修的后台锁定,品牌无法直接退出会场,无奈之下只得做出自行调高价格的举措。据网友爆料,韩都衣舍在调价之前,其在天猫主会场的位置被沉到了底部,但在京东调高商品售价之后,其在天猫会场又被恢复到了核心资源位置。

昨日,文汇报报道,其采访的某服装品牌商家就表示,“我们选择参加了京东的主场活动,天猫那里的流量就基本废了。本来这个月定的业绩目标,被二选一这么一搅和,能完成80%就不错了。”他告诉记者,此前每次””和618都会发生‘二选一’,但没想到这次特别严重,“5月底的时候,天猫的小二就通过电话、聊天等方式发出‘警告’,希望我们不参加京东的大促、不用平台优惠券、不在相应会场出LOGO,否则就会遭到降权的处罚。”

类似二选一的明争暗斗看来已成电商大促的规定动作,平台争夺供应商在所难免,但是由此给商家和消费者带来的负担和困惑却实在有违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愿景。2015年9月2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第77号公布《网络商品和服务集中促销活动管理暂行规定》,其中明确指出,不得“限制、排斥平台内的网络集中促销经营者参加其他第三方交易平台组织的促销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