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们从科幻小说中能学到什么?

当前位置 : 首页 > 网页制作 > CSS > 设计师们从科幻小说中能学到什么?

设计师们从科幻小说中能学到什么?

来源: 作者: 时间:2016-01-29 09:12
由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少数派报告》电影画面 科幻电影和小说中出现的设备或操控装置经常会成为现实:从《星际迷航》的通讯器、《战争游戏》电脑到《终结者》里的飞行仪器。 克

\

由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少数派报告》电影画面

 

  科幻电影和小说中出现的设备或操控装置经常会成为现实:从《星际迷航》的通讯器、《战争游戏》电脑到《终结者》里的飞行仪器。

  克里斯·诺赛尔(Chris Noessel)和南森·谢卓夫(Nathan Shedroff)认为设计师们能从这些科幻设备中得到现实设计的灵感。

  去年二人曾出版了《让它变成现实:来自于科幻小说的互动设计课程》(Make It So: Interaction Design Lessons from Science Fiction)一书。之后又推出了设计主题的博客,定期收录一些来自于《第五元素》、《大都会》和一些经典科幻小说如《禁忌星球》、《太空英雄芭芭莉娜》等中的设计概念。

  他们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谈论了自己对优秀的科幻界面的理解,以及我们日常使用的界面和从荧幕上看到的概念界面之间的关系。

\

 

  为什么要用长时间思考荧幕中呈现的界面?我们能从中学到什么?

  克里斯·诺赛尔:作为消费者和设计师而言,我们会受到荧幕上那些大胆的科技应用的影响。我们不应该让这些感触一闪而过,相反,经过认真的分析,我们可以做的更多。我们可以发现与现实生活中设计相关的元素:可能是我们已经了解的事物,但是科幻语境提示了可供讨论和参考的新样本;也可能是从荧幕中惊人的技术中抽象出来的、与日常工作相关的新事物。我们能从科幻小说营造的未来科技中得到很多启示。

  南森·谢卓夫:科幻小说对文化也会产生影响。它会影响到人们的期待和愿望。我们不能忽视这种影响,因为这可能会造成一种产品的失败:比如摩托罗拉的MicroTAC phone;也可能会是另一种产品成功的原因:比如摩托罗拉的下一款手机——StarTAC。StarTAC是第一款翻盖式手机,实际上受到《星际迷航》里的翻盖“通讯器”的启发。科幻小说是给人类消费的,因此其中的很多界面标准与我们使用的界面标准是相同的。在这个基础上,科幻小说中的界面被开发来满足(或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它会成为一个良好的媒介,通过它,我们可以在一些问题成为真正产品的关键问题之前,对其进行模拟或探讨。

  科幻小说中优秀的界面应该是怎样的?

  克里斯·诺赛尔:有很多方式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从特性上来讲,这个界面应该能够使人们尽可能高效的实现目标。对受众而言,这个界面应该具有吸引力和启发性,能够让他们发出“太棒了,我希望我也能够在这样的界面上进行操作”的赞叹。对科幻小说作者而言,这一界面可以使叙事流畅简洁,并能使读者思考科技发展的方向及对此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对我个人来说,伟大的科幻界面应该能提供完美的、带有一些未来感的解决方案,或者是巨大、罕见的失误。

  电影中的哪种界面是你觉得最新颖的,不仅把你拉入场景,而且非常实用?

  南森·谢卓夫:我喜欢《蝶蛹》里的手术界面,《月球》里的表情符号,Holodeck(尤其是当它用于模拟和解决问题时)和《星际迷航:下一代》里的通讯器,这只是其中的一些。他们各有特点,并以不同的方式获得成功。一款我们在短时间内就可以付诸使用的是《迷失太空》里的声控枪。当John Robinson在与失控的机器人进行的初次战斗中拿起枪时,他说“解除安全模式”来解锁枪支。他的声音波纹刚被识别,枪支就开火执行命令。

  你们没有批评这些界面是否现实,而是梳理出在电影语境中界面和角色之间是如何互动的。是什么导致了你们着迷于用这种方式看电影?

  南森·谢卓夫:如果我们对这些技术采取的是批评态度,那么直到这些技术真正实现之前,这些批评都是毫无价值的。让我们直面这个问题,一些在电影里看到的东西根本不会实现——至少在我有生之年。无论哪个作者都会告诉你,科幻不是关于未来,而是关于现在,它只是利用未来作为承载作者、导演、产品设计者对我们现在生活的评论的平台。这也是我和克里斯正在做的,通过使用“来自未来的目标和环境”来评估现在界面设计的机会。

  你认为有哪些设备从科幻小说中借鉴了多余或不实用的设计、功能?

  克里斯·诺赛尔:《少数派报告》让许多人想用手势控制所有的东西。但是任何一个拥有Wii或Kinect的人都知道,手势控制模式粗野而且令人疲惫,即使它可能比较有趣。想象一下,用手势界面来写书将是一件多么不幸的苦差事。

  南森·谢卓夫:许多声音控制界面落入相同的圈套。它们只在荧幕上有用,这很方便叙事。但是我们都是自己生活的主人公,想象一下,在一间开放式办公室里,每个人都在对着计算机发布指令,除了隐私的考虑(你是在真正工作还是在上班时发Twitter或上Facebook),同事们声音的大小也是一个难题。声音控制界面只在一些情景下有效:在轿车里,手机上(如果离你的嘴很近并且你处在相对安静并不会打扰到其他人的位置),或者在家中(如果你独居的话)。其它的许多应用也并不实用,但我们却不断在科幻小说中看到它们的身影,即使是在喧闹的地方。

  从《遗忘星球》到《普罗米修斯》,一切都日益依赖于触屏。扭曲、按钮和点击正在被刷新和手势取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遗失了什么?

  克里斯·诺赛尔:手势控制界面不提供触觉数据,而这是一条丰富的信息渠道。但是触摸和手势具有“电影基因”(它们在荧幕上会比较好看),并且仍让人感觉到新意。触觉很难通过屏幕传递,所以很难让观察它的人觉得刺激。在我们能够感受电影之前,看上去很美妙的东西仍会扮演重要角色。

  南森·谢卓夫:事实上,我并不太同意我们正失去物理控制这一前提。然而,如果你在《星际迷航》或其他最新的电影电视剧中看到物理控制的话,这种控制实际上是物理控制和虚拟控制的混合。这是一种较好的解决方式,可以将每种控制方式的优势发挥到最大。

Tag: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