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凤姐已经放弃了在美国的美甲师职业,但是中国美甲业正风生水起,求其是与互联网碰撞演变成美甲O2O后,迅速变成一片红海。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就中国整个美业市场划分来看,美容占比为57.7%,排名第一;其次是美发,为24.4%;美甲仅占9.8%。但从用户体验过的美业O2O服务类型来看,美甲占比最高,达到40.9%,美发占比第二,为23.4%;美容第三,为18.2%。

美甲020

可见目前中国O2O美甲很火爆,渗透率高,那美甲师生存状态是怎样的呢?新浪科技通过采访最近比较热门的几家O2O美甲平台的美甲师,管中窥豹。

美甲师:可乐

性别:女

平台:嘟嘟美甲

入驻时间:两周

采写:雪昳

可乐说她刚来北京两周,以前在河南老家开过一间美甲屋。回忆起曾经经营的美甲屋,可乐有点无奈但也并不会露出太多惋惜。她说:“刚开始的一两年生意特别好,后来美甲店慢慢多了,像这种互联网的美甲也进入了二三线城市,好像突然就没人来了。”

不过,喜欢到处闯荡的可乐觉得现在这种工作方式很好,想挣钱就工作,想休息就提前把时间关了,可以自由支配时间。

在预约美甲之前,58到家、功夫熊等O2O上门服务都被平台师傅曝出了诸多负面。对此,可乐并没有什么抱怨的情绪,88年出生的她相比于平台上18、19岁的小女生多了一份稳重。她给自己算了一笔账,尽管平台要求了统一的进货渠道以及3000元的设备购买金,但在可乐的账本里,这比之前在老家进货便宜多了。

“这些东西买了以后就都是我的了,我就是回家也可以接着用,所以这没什么吃亏的”可乐坦率地说道。可乐是一个随意而安的人,“从小就在外面闯,不爱在家里呆着”。在她看来,这些O2O的互联网平台让自己的北漂梦成为了现实。

乐观的可乐在北京的生活并非如她表现的那么云淡风轻。她住在回龙观的隔断房,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间,只能用来睡觉,因为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接6单,但是接不到单的时候,可乐也得在外面闲逛。

根据可乐的介绍,她所供职的平台虽然没有此前媒体报道中所说的克扣奖金,但是五险一金对他们来说仿佛天方夜谭,“无所谓,要不到手的钱更少了”。

此外,上门提供服务所花费的交通费,也是由美甲师自己来承担。对于来回奔波,可乐表现的并不在乎,“就是箱子麻烦点,前几天阅兵,不让进地铁”,“要是换成背包就更方面了,箱子还是挺累的”可乐自己补充道。

提到了结婚的话题,在可乐的老家,27岁的女生不结婚是一件超级不正常的事情。然而,选择了北漂的可乐却并没有结婚的计划,面对妹妹快上小学的孩子,可乐觉得自己的人生和事业才刚刚起步,“在家带孩子,是没有未来的”她非常笃定地说道。

美甲师:小Z

性别:女

平台:河狸家

入驻时间:9个月

采写:何畅 霄飞

小Z是一个极为健谈、活泼开朗的美甲师。

小Z目前已经接了900多单,据她自己介绍,她来北京大约五六年,她说能在北京工作的外地孩子都是很有勇气的。

小Z前两年也是正常在公司上班,交五险一金。后来经人介绍进入了美甲行业,做美甲三年多,之前在双井的店里。去年十二月进入河狸家,还不到一年。上门服务比在店里赚的多,但相应的,成本也增加了。小Z自己租一间房,月租2000元,有顾客觉得她太舍得了,她说,“赚钱不花,留着干嘛,自己工作已经很辛苦了,再睡不好怎么行”。

河狸家的美甲师实行淘汰制,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自由,不能想接就接,不想接就不接。

小Z说,考试很难考进去,第一轮最难,基本进了第一轮再接受了培训就差不多了。培训主要针对业务,给来自不同美甲店的美甲师统一手法。

河狸家是通过考试来升星级,五颗为明星美甲师,定期通知考试和培训,比如款式培训。而同事们除了一起培训过或者一个公司一起约了很多美甲师才会有机会认识,北京目前河狸家美甲师有几千人。

小Z很满意河狸家的产品,她说,河狸家只用进口的,质量和安全有保证,但是成本也只能小Z这样的手艺人承担。并且是消耗品,每个月都要购买。

河狸家的工具箱特别沉,小Z说,刚来河狸家的时候,拎工具箱根本拎不动,装满了有60斤。后来换成背包,这个包都已经背坏了一个了,又重新买了一个。有个顾客家住六楼,没电梯,小Z去的时候爬楼爬的很艰难,但后来这个顾客成了小Z的常客。

谈及一些别的美甲平台,小Z说,“58平台用的是国产胶,感觉没有进口的有保障”。她还说不存在平台挖人的情况,美甲师人太多了,挖也是挖明星级别的。

谈起薪资,小Z说,公司不参与收入的抽成,收入归美甲师个人。美甲师的全部美甲用具均是从河狸家自费购买,但是美甲师的交通费、话费等都自己承担,也没有五险一金,但是有商业保险。2014年3月11日河狸家上线,听说最开始是有这些福利的,当时刚起步,上门不太好招人,但后来名气增大,人员增多也就渐渐不愁招人了,现在每天都有人入职。

比较不爽的是不能请长假,“如果家里有什么事需要请长时间的假,就要办离职,回来再办入职,很折腾,小Z的同事因为父亲去世必须回家,就是这样处理的。”小Z突然变的有些伤感起来。

小Z说,像她这样的手艺人,赚的也就是辛苦钱,刮风下雨都要奔波,只要顾客下单都必须接单。

去年春节小Z没回家,本来因为是分批休息,小Z想着春节后回家,大年三十她还在给顾客做指甲,而且因为顾客地址提供的有问题,走了四十分钟的冤枉路,找顾客地址找了很久,结果没能提前回家吃个年夜饭。

对于这样的生活,小Z说,自己已经习惯了。早上十点多出门,背上一天要用的东西,因为不会有机会回去取了,晚上最晚是凌晨一点回家。好多同事因为太累了,就辞职不干了。但小Z觉得河狸家以后会赚大钱,以后有可能要上市。

美甲师:小L

性别:女

平台:58到家

入驻时间:将近1年

采写:亦周

小L以前是在美甲店工作,后来辞职来到58到家。小L说,“58大概去年九月份开始搞上门美甲,我是去年十月份加入的。”

小L说自己是之前交的学费学美甲,几千块钱,学几个月就差不多可以出师了。刚进平台时,平台也会提供培训,合格即可上岗,不合格继续培训,培训期间有工资。

来58到家后,会先给平台交3000押金,拿一整套设备,包括指甲油什么的。辞职的时候,这3000押金会根据你签约工作的时间长短按相应比例退还给美甲师。

美甲这行不像专车那样,司机可以入驻不同平台。小L说,“我只在58上做,因为我们会签协议,不能同时跨几个平台。”

对于美甲O2O,小L说相比之前在实体店要轻松,因为不用坐班。但是刚刚开始时也很累,会接距离很远的单子,20公里的都有,现在都是就近接单了。L住牡丹园,来我住北航,公交三站地,但她说我是她最近的订单中距离最远的一单(泪奔)!平时基本走路就能到目的地。

小L说,顾客大多是互联网行业的上班族,搞活动的时候,学生用户也会比较多。

小L觉得待遇方面还可以,每个美甲师薪资不同,每个月3000—8000底薪不等,根据技术水平决定。每接一单个人有提成,小半部分归公司,估计20%~30%。每个月还有饭补和路费。有时候公司会有活动,有那种25元一次美甲的活动,标价49元,有24元的代金券,但是公司给她们的钱是60元,不过一个人只能接5单。

在小L看来,在这种底薪+提成的平台比较好。因为有些平台公司是不抽成的,小L说那种适合接单量大,有一大群固定客源的。小L现在一天多的时候接4、5单,少的时候就1、2单。

公司在美甲师行为上也有约束,比如,每次做完会给顾客拍照反馈给公司,防止刷单行为,防止主动加顾客微信,拉拢客源。

问及58到家的裁员问题,小L说58并没有裁员,只是制度变了,有的美甲师接受不了。

美甲师:小H

性别:女

平台:58到家

入驻时间:10个月左右

采写:王上 徐利

因为住在五环外,但河狸家显示不在服务范围内,于是我们选择了58到家。

小H在美甲行业做了4年,之前是在店里做,去年来的58到家,“因为O2O行业比较自由,有单就接,没单就歇着,不坐班。”她很开心地说道。

小H说话思路很清晰,也很谨慎,问及58到家的薪资情况,她说,每个月有固定工资,每个人的固定工资不一样。按单的量来算,有保底工资。每个人的保底不一样,比如,保底5000,如果完成5000的额度,就按提成走,完不成这个量,那只能拿保底工资,但如果连续几个月拿保底工资就会被劝退。总之,工资比实体店里的高。嗯,一单还有10元的交通补助。

并且,58到家的美甲师有考核制度,每3个月考核一次。之前有同事跳槽到河狸家,因为考核没过就被劝退。公司现在人还不少,具体的也不太清楚,单北京应该就有几百人。

在小H看来,美甲O2O比实体店好太多,要是遇上搞活动的话,就会很忙,正常情况下平均3、5单吧。周六日比平时要稍微好一些。

另外,小H说:“我们的工具都是公司给配的,一人一套箱子,箱子3000元,离职的时候给退。产品不用我们自己操心,用没了就去公司拿。公司的这种产品都非常好,都是进口的,如果自己买的话挺贵的,我觉得这个还挺合适的。”

小H介绍,美甲师跟公司都是签合同制度的,一年一签,没有试用期,有岗前培训。“我们都是分级制的,刚入行的算初级美甲师,接单有限制,不能接高价位的单子,只能接109元以下的单子。比如,明星美甲师就是通过了一个考核,代表级别比较高。”

问及其他的美甲平台,小H说,因为有朋友在河狸家,对河狸家还算比较熟。我们问“那嘟嘟美甲呢?”小H回:“感觉嘟嘟美甲快消失了吧,是特别小的一家”。

河狸家和58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小H说,河狸家的美甲师可以关掉后台,然后不接单。但是58到家不会这样,58没有关后台的功能,有单必须要接,不接单会罚款。

另外,小H觉得非常人性化的是,58到家是按区域分组,接单就是在家附近。每个区域有组长,组长会去公司开会,传达精神,但有的时候,公司召回,偶尔也得去公司开会。

但是,“河狸家就不一样,他们美甲师不多,尤其是在五环外,根本没有覆盖到,并且不是按区域分的,满北京跑。”小H说道,“我在河狸家的朋友精彩吐槽每天跑的太累,因为派单来了不管多远都要去。”

问及有没有法规方面的培训,小H表示,公司有一些安全方面的培训,但没有法规方面的培训。比如,客户约美甲师到酒店,美甲师可以拒绝。

谈起同事们,小H表示几乎不见面。只有开会会碰到,但开会只是说的是业务上的事情。公司也有很多男美甲师,小H说,“年轻女孩可能觉得男美甲师比较尴尬,但是岁数大的客户不在乎这些,比如岁数大的顾客,现在老太太闷都挺美的,40多岁的,五六十的都有做指甲的。”

说起顾客方面,小H说,我遇到的人都挺好的,至今没有过差评,而且感觉现在人们素质还挺高的。

“在顾客方面,男人没有做指甲的,但听说韩国男人有做的,还做的特别花哨,以后可能成为潮流。”小H说道。“还有经常会有两人一起做指甲的,比如母女一起做的,朋友一起做的。还有的人一年四季都要做指甲。其实,一年四季不让指甲盖见不到阳光也不好。”

谈起公司的盈利情况,小H说,“我也不知道我们公司怎么赚钱,土豪的世界我们不懂,但互联网公司都是烧钱的啊,比如滴滴快的”。

后记:

通过采访,我们了解到美甲O2O平台模式大同小异:

1、都是公司配备工具,美甲师交押金。

2、薪资方面,都是保底+提成,普遍没有五险一金。

3、平台对美甲师都实行优胜劣汰制度,会有自己的一套考核办法。

4、都会有一些业务方面的培训以及晋升标准。

5、虽然平台各不相同,但美甲师们对各自平台还算满意,都在贬低别家,褒奖自家。

值得注意的是,O2O美甲对传统美甲门店的冲击比较大,美甲师们大多从门店转到O2O平台,因为她们都认为O2O美甲比传统门店自由,收入也更可观,但是也更辛苦,刮风下雨都要奔波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