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师上门O2O服务平台“烧饭饭”日前正式宣布停业。“烧饭饭”运营方、耶客CEO张志坚在公开信中说,这是30多位创业小伙伴11个月心血和汗水的创业项目,是一次不舍离别。

“决定关闭烧饭饭业务,是情感与理智斗争的过程。”张志坚说,“作为CEO的我更痛苦,一方面人前,我要鼓励团队努力往前冲,人后,自己又要焦虑思索烧饭饭业务的出路。”

“烧饭饭”是当前厨师上门O2O服务平台中的一家,行业相对知名的还有好厨师和爱大厨。其中,好厨师不久前宣布完成1亿B轮融资,爱大厨也宣布已完成千万美元级A轮融资。

“烧饭饭”进入的时间稍微,但运营方耶客曾获IDG和雷军(微博)683万美元投资,张志坚也是行业连续创业者,此番“烧饭饭”的突然停业无疑也给厨师上门O2O行业增添一丝阴影。

张志坚昨日接受科技连线时表示,“烧饭饭”停业原因是,厨师上门O2O服务是非标准化、完全增量的市场,很难实现规模化的业务扩张,无法做成一个估值10亿美元的公司。

是非标准化、完全增量市场

这里的O2O非标准化、完全增量是相对打车、专车市场而言,类似滴滴快的、等企业,针对客户的服务可以很好的标准化,且面对的完全是个存量的市场,本身需要就一直存在。

但厨师上门O2O服务是一个全新的市场,是由于80后、90后不再像老一辈一样忙于家务,又不愿意去餐厅吃饭而衍生出来的市场,简言之,厨师上门O2O服务属于懒人经济范畴。

这意味着滴滴快的、Uber等企业切入市场,完成从0到100万的每日订单很容易,可以很快从存量市场转化出来,而厨师上门O2O服务的订单从0到1000单都非常不易。

这是好厨师、爱大厨、“烧饭饭”面临的困难境地。当厨师上门O2O服务每日订单都很少的时候,衍生出来的电商服务也没有根基,整个上门业务很难实现规模化的运营。

张志坚对腾讯科技表示,“烧饭饭”团队曾经期待通过努力后每天订单达到1万单,过几个月后,团队期望变成每日订单1000单,团队逐渐明白,原来这个市场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团队员工跟我一样经历了这个心理变化过程,当宣布‘烧饭饭’暂停运营时,大家都能很平静的接受这一结果,毕竟连着老板的心态也从当初的每日1万单变成每日1千单了。”

效率低下 是相对低频服务

厨师上门O2O服务另一个挑战是,效率低下。张志坚称,烧饭饭的初衷之一让更多的人吃到“安全卫生的食品,同时还价廉”,但是厨师上门的方式来做效率太低。

其原因在于,厨师上门O2O服务一天基本只能服务中午、晚上两餐,能达到1天服务2次午餐、2次晚餐的已经很少。跟打车和专车市场不同,厨师上门O2O服务是一个低频服务。

供需不平衡 面临众口难调尴尬

更关键的是,厨师上门O2O服务的供需两端也不平衡,比如,当年夜饭等需要大量厨师上门服务时,往往需要大量的厨师,这又往往是酒店最繁忙的时候,厨师很难出去做兼职。

这就使得没有足够数量的厨师去满足用户的需求,导致供需两端也失去平衡。从具体的运营层面讲,厨师也需要装备和工具,一部分酒店厨师也不适合在家里给人做普通的饭菜。

厨师上门O2O服务另一个阻碍是,饭菜也属于非标准化产品,比如,一个菜9个人说饭菜美味,但也有一个人说不好说,最终,厨师上门O2O服务也面临众口难调的尴尬。

在这一系列的因素之下,张志坚和团队最终决定不再尝试改变用户习惯,抛开“互联网加、O2O、共享经济、美食界的滴滴”这些羁绊其正常思考的时髦的词汇,回到创业的初心上。

张志坚的想法是,推倒“烧饭饭”重来,做外卖品牌。其做法是,把五星级水准的厨师集中在厨房,每天为一千多个用户提供放心的午餐,这样最大好处是,既能标准化也能规模化。

转型做外卖品牌“味蕾”的耶客,和、、外卖等成合作伙伴关系。张志坚和他的耶客团队又开始一段新的创业征程,要尝试做成一家估值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

在这个市场上,好厨师、爱大厨依然在坚持。爱大厨CEO薛皎昨日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表示,厨师上门O2O服务的确面临一些问题,但不是只能做到“小而美”,比这个市场更大。

薛皎说,厨师上门O2O服务有一些延展的空间,比如,提供私人订制的美食,涉足生鲜电商等领域。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厨师上门O2O服务仍是一个值得开拓的垂直细分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