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曾经流传一段笑话:有人用手机软件叫车,却来了辆电马儿,乘客愤而离去。现在,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了。 一款名叫“嘟嘟接送”的软件,号称能帮你在成都龙泉驿区叫三轮车、电瓶车、自行车甚至滑板车。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使用这款软件,成功叫到一辆电动三轮车,抵达目的地后,用支付付款,整个过程与目前流行的手机打车软件如出一辙。

对于这种“新型”的叫车方式,龙泉驿区交通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电三轮、火三轮本来就不能营运。“营运已非法,这款软件再通过网络的方式,让乘客网络招三轮车,绝对不合法。”

现场体验

手机招三轮 还能微信支付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龙泉驿区洪河地铁站口,三名年轻人正在发放“嘟嘟接送”的广告宣传单,宣传单上,“摩的界的”几个大字分外耀眼。地铁站外,停着一排三轮车,部分三轮车上还张贴着“嘟嘟接送”的大幅广告语。

站在地铁口,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嘟嘟接送”,点击了“我要叫车”,定位后,选择了目的地。软件的计价规则是起步价3元(含1公里),里程单价1.5元/公里。如果短时间内没有司机接单,还可以加价叫车。叫车需求发出后,很快,一名师傅接了单。

几分钟后,一辆电动三轮车停在了记者面前,“是你叫的车吗?”在得到肯定答复后,记者坐上这辆三轮车。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这辆三轮车没有牌照,车身上贴满了“嘟嘟接送”的大幅广告宣传画。

“嘟嘟接送”软件显示,这名接单的师傅姓胡。胡师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在上个月下载了软件的司机端,并申请了司机资格,开始跑单。这是他今天用这个软件接的第三单。“昨天接了两单,今天是第三单,现在用的人还不多。”

胡师傅向成都商报记者说明了整个接单的流程,“乘客叫车后,软件会根据距离的远近,推送到附近的三轮车师傅手机上,三轮车师傅再选择是否抢单。如果抢单后就联系乘客,把乘客载到目的地,然后收钱。”

从洪河地铁站到附近的某小区,平时坐三轮车一般需要8元钱,但通过“嘟嘟接送”软件,价格为4.5元。“比平时跑的钱少,主要是挣软件的补贴。”胡师傅说,“如果星期接单率达到50%的话,有300元补贴;如果达到80%的话,有400元补贴。”

车到目的地后,胡师傅问:“给现金还是微信支付?”记者选择微信支付后,点击确认支付,随后胡师傅的手机显示了金额到账通知。

根据“嘟嘟接送”软件上的说明,成都商报记者看到,与大多数打车软件一样,司机可在每周三选择提款,提出账户上的钱。

记者调查

注册门槛低 独轮车都能“接活”

如何才能成为“摩的界的滴滴打车”司机?成都商报记者昨日调查发现,除了电话号码外,不提交任何资料的情况下,任何人只需要1分钟,就可以成为“司机”。“嘟嘟接送”司机端的软件说明里显示:“只要你有出行工具,比如摩托车、三轮车、电动车、自行车、滑板车、小汽车,甚至是独轮车,你就能加入嘟嘟接送,成为神秘的互助大军成员之一。”

在没有任何三轮车的情况下,成都商报记者将交通工具选择为“电动三轮车”,提交几十秒后,记者收到短信:“恭喜您!成功注册嘟嘟接送司机!”

这样注册的司机能否接单?成都商报记者用刚注册的司机端,点开“出车”按钮,再用另一部手机,打开“嘟嘟接送”叫车,几秒钟后,司机端手机收到提示:“距您650米,从包江桥到琉璃立交,是否接单?”

“嘟嘟接送”软件显示,这个召唤摩的和三轮车的平台,由“北京博通畅达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工商公开资料查询到,这家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9日,在北京市工商局朝阳分局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0万元,目前的登记状态是“开业”。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咨询、软件开发、计算机系统服务等。

成都商报记者在网上找到该公司的客服电话,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多次用手机拨打该电话,提示均为“为方便短信接收,请您用手机拨打,再见”电话随即被挂断。

在洪河地铁站发放宣传单的几名年轻人表示,自己对该软件和公司均一无所知。“我们只是来做兼职的,发一天传单拿一天钱,不知道公司的联系方式,只有找我们来发传单的中介电话。”一名年轻人说。成都商报记者拨打这名男子提供的中介电话,提示为空号。

龙泉交管局: 出事故将面临无处索赔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龙泉驿区交通管理局,一名黄姓工作人员称,在龙泉驿区,火三轮、电三轮无论上牌与否,都不能进行客运服务,“这些三轮车的营运行为,本来就违法,这款软件通过网络平台帮助三轮车揽客,也涉嫌违法。”这名工作人员建议乘客不要乘坐没有安全保障的三轮车。“如果乘客在坐车的过程中不小心摔伤了、撞伤了,将面临无处索赔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