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中国柳甄:不会考虑和滴滴快的合并

页面导航:首页 > 电子商务 > O2O > Uber中国柳甄:不会考虑和滴滴快的合并

Uber中国柳甄:不会考虑和滴滴快的合并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0-30 17:13 【

最近合并的公司越来越多,面对这个问题,Uber中国柳甄表示,并没有和滴滴快的合并的打算。

最近合并的公司越来越多,面对这个问题,Uber中国柳甄表示,并没有和滴滴快的合并的打算。

以下为澎湃网全文:

当Uber(优步)中国战略官柳甄走上台开始演讲,下面的听众聚精会神起来。

这是10月28日上午,上海陆家嘴环球金融中心,优步中国在这里宣布太平财险为优步中国提供保额为100万元的“乘客意外险”。

当天下午,柳甄在上海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

据身边的工作人员透露,30多岁柳甄喜欢穿卫衣,背印有Uber标志的双肩包。除了接送孩子上学,她都是靠打Uber的车出行。

柳甄极少面对媒体。不过这次,从个人经历、优步中国战略、专车生态,再到优步的未来发展道路,她向澎湃新闻“和盘托出”。

柳甄眼中的Uber

澎湃新闻:在加入Uber前,你对Uber有哪些认识?

柳甄:在此之前,我在硅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负责该律师事务所的中国业务,主要负责高科技企业、IT产业的并购、融资、上市。Uber自创建后就是我们的客户。真正开始对它有真切的认识,是2012年的一次去硅谷出差的经历,当时打的就是Uber的车。

澎湃新闻:今年5月,你加入Uber中国,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在这个时候选择加入Uber?

柳甄:第一,我热爱Uber这个产品,它的确给出行带来了方便;第二,优步成功本土化的决心,与我的职业理想不谋而合;第三,能够让一个市场健康地百花齐放,能够让司机、乘客都多一种选择,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澎湃新闻:你有没有想过要把Uber中国带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柳甄:人在不断登山的时候,你是在定一个一定要登到某个地方的目标,还是埋头不断往上登。我属于后者,过程中很忙碌,登得太艰苦,都没有时间停下来去想我到底要登多高。在这个阶段,我觉得还是不断往上走最重要,能登多高就登多高。

澎湃新闻:去年底,Uber中国在中国专车市场只占1%的份额,到现在已经上升至35%,秘诀是什么?

柳甄:不久前,成都、广州、杭州的Uber刚过了一周岁生日。我们很多城市都才刚刚开始发展。作为一家年轻的互联网公司,增长速度非常快,我觉得非常好。当然,我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的好。在Uber中国,地方运营团队都是一群“鬼马行空”的人,整个团队都比较年轻,做事情很有想象力,思维没有边界,同时也很坚韧。

澎湃新闻:Uber中国在地方城市的人员架构是怎样的?

柳甄:一般是3人组成的小团队作战。一名城市总经理,负责整个城市的业务;一个运营经理,负责司机的上线和车辆审核;一名市场经理,负责做一些有意思的市场活动。我们在招人时非常严格,我们也不想以一种自上而下的方式去执行任务,而是尽可能地给地方运营团队更多自主权。Uber更像是一个孵化器,更多地考虑地方团队的能动性。我们招的很多城市经理都是当地人,我们希望让他们感觉到,“这是你的城市,你的家乡,你想想怎样才能给你的家人、同学、朋友提供更好的出行方式。”

澎湃新闻:你们是如何选择选择城市的?

柳甄:很多时候,市场的反应、用户的热爱都会让我们感到惊喜。优步的发展理念,不是说要拿下多少个城市,而是希望出行像流水一样自自然然。经常是这样的,我在一个城市呆着,我们的诸如租赁公司等合作伙伴就邀请我们到这个城市去开展业务。比如我们说想进入西安,当地的一个合作伙伴已经将车、办公室,甚至连Uber的LOGO都准备好了。

澎湃新闻:今年10月初,你们在上海成立Uber中国的运营主体——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宣布在中国市场投资63亿,将业务覆盖到中国100个城市。这个目标能如期完成吗?

柳甄:我们不会像打疆土一样去征服、去扩张,而是希望自然地蔓延,用户的喜欢很关键。比如,杭州的用户喜欢,就会带动周边的城市发展。就像一个蓄水池,它会溢出到我们的目标城市。水在溢出的过程中,不是一滴滴地出来,而是一串一串地蔓延到周边城市。

澎湃新闻:Uber中国在发展过程中犯过哪些错误?

柳甄:互联网公司做事情,的确不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去做。我的理念是应该勇猛地前进,不断去地试错、纠错。重要的不是没有犯过错误,而是犯过错误之后,是否有很快纠正错误的能力。

澎湃新闻:Uber能够做到严格审核每一位司机吗,如何解决安全、发票等现实问题?

柳甄:我们根据车辆的新旧程度、裸车价格、司机的驾龄及过去的事故记录等,设计了一套严格的准入机制。我们是双向匿名打分系统,如果司机得低分的情况一直持续,Uber将不再允许该司机接入Uber。关于安全,优步通过技术手段实现了信息透明、形成记录监管、行车路线实时分享等安全措施。至于发票问题,其实我想问问大家,在淘宝网上买东西,你们是怎样要发票的?我觉得这不是优步一家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在分享经济下需要共同探讨研究去解决的问题。

澎湃新闻:目前的专车平台,都是靠风险投资发展的创业公司,投资人一般都要求10倍以上的回报。现在是数以十亿计的补贴烧钱,未来投资人要收回投资,是不是需要从司机端收取服务费、增加乘客的车费?

柳甄:优步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实现了盈利。我们不叫“补贴”,叫“投资”,相当于你开一个超市,总得发点优惠券吸引别人来买你的东西。我觉得将来会收取平台费用,但是关键的一点是,平台在获利的情况下,我们要考虑司机是否能通过平台挣到他们觉得愿意在平台上继续干活的钱,乘客依旧感觉优步还是一个可靠、经济的出行方式。如何实现三者利益平衡和共赢的局面?我觉得通过对产品的持续研发,用技术的手段将空驶率降到最低,保证既环保又能减少司机的成本。

澎湃新闻:万一乘客在乘坐Uber车的过程中出了事故,如何界定Uber、司机和乘客的责任?

柳甄:只要你做出行服务,保障乘客安全是首要责任,这是企业能够长久发展的根本。现在,所有出租车公司能够提供的补偿,我们都能够提供。但是,是不是说出租车公司一旦出了事,出租车公司就得关门?那也没有。

Tags: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最 近 更 新
    热 点 排 行
    Js与CSS工具
    代码转换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