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拟只给网约车3千辆名额 价格须高于出租车

页面导航:首页 > 电子商务 > O2O > 兰州拟只给网约车3千辆名额 价格须高于出租车

兰州拟只给网约车3千辆名额 价格须高于出租车

来源: 作者: 时间:2016-08-20 10:11 【

滴滴平台数据显示,目前兰州出租车在线叫车成功率最高不到25%,远低于全国城市出租车超过70%的成功率。

据兰州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以下简称“兰州城运处”)官网消息,近日,兰州城运处已制定出《兰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意见》和《兰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这两份文件对兰州市网约车总量规模、准入条件、运营价格、经营模式、形象标识、执法监管、经营期限等都提出明确要求。两份文件还需经过上级部门审批才会生效。

兰州市管理网约车的总体思路是“总量控制+价格管制”。

关于兰州网约车的总量控制,据兰州当地媒体《西部商报》报道,兰州市网约车管理方案明确指出,以千分之三的国际标准(每千人三辆车)来计算,兰州市运营车辆饱和状态应该在1.5万辆左右。目前兰州市出租车的保有量在1万辆,加上政府未来两年在出租车方面的投入,应该达到1.2万辆。按照这个计算,兰州市网约车市场不可能不限量的发展,留给网约车的数量应该在3000辆左右。关于网约车的价格问题,兰州市网约车管理方案作出网约车的车型和价格必须高于出租车的规定。

8月16日,兰州城运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兰州市网约车管理方案已经报送至兰州市交通委,之后或将经过经过市政府常务会议审定、公开征求意见等环节。

滴滴称兰州的政策有悖交通部政策精神

兰州的网约车管理方案的主要内容“曝光”后,引发了网约车平台、网约车研究者的关注。

滴滴公司对兰州网约车管理方案提出了异议。滴滴方面告诉澎湃新闻,兰州网约车管理方案的有些规定与交通部《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是相违背的,例如要求网约车进行统一标识、与出租车一样6年退出等,在《暂行办法》中均找不到相关依据。而要求网约车数量限制、车型和价格必须高于出租车、政府定价等,更是沿袭了出租车行业数量、价格管制的计划经济思路,也与中央和交通部以市场为主导、以人民群众利益为出发点的政策精神相背离。

关于网约车的定价,《暂行办法》第三条的提法是,“网约车运价实行市场调节价,城市人民政府认为有必要实行政府指导价的除外。”

滴滴公司认为,网约车和巡游出租车的关系,应当是通过技术和管理创新,通过公平竞争提升效率和服务,而不是通过行政手段强制计划出来的“错位经营”。滴滴平台数据显示,目前兰州出租车在线叫车成功率最高不到25%,远低于全国城市出租车超过70%的成功率。“这说明,兰州市民的出行需求还有很多没有被真正满足。”滴滴方面告诉澎湃新闻。

滴滴方面称,出租车行业过去三十年的经验表明,计划经济思维主导下的数量管制、价格管制必然导致打车难。网约车的发展规模和价格应该取决于市场需求的变化,如果继续沿袭出租车数量、价格管控的思路,必将重蹈出租车行业的覆辙。

兰州城运处此前公开表示,城运处会虚心倾听各方声音,但也请各方不要求全责备,过度解读,尤其是那些远在千里之外的网约平台公司,更应该尊重兰州本地实际情况。

目前的兰州市网约车管理方案只是兰州城运处制定的初步方案,并非公布实施的最终方案。

地方政府的网约车利益纠葛

学界也有异议。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教授、网约车研究学者张效羽告诉澎湃新闻,《暂行办法》既然已经明确网约车实行市场定价为主,地方政府如果一窝蜂搞政府定价,就是将交通部新出台的办法架空了。

张效羽认为,监管机构对网约车的价格管制最终伤害的是消费者,“传统出租车行业就是因为数量管制导致打车难的,现在如果对网约车进行数量管制,只会导致两个结果:要么出现新的打网约车难,要么导致网约车价格大幅上升,总之对消费者而言都是很糟糕的。”

据媒体报道,兰州城运处对网约车实行“数量管控”的依据之一是“考虑到道路交通的承载能力”。对此,张效羽认为,交通拥堵这个问题不应该是网约车数量管制的原因。首先网约车大多是有本地牌照的,已经有了本地牌照管控,凭什么限制已有牌照的使用频率。其次,交通拥堵也是分时间分区域的,一刀切搞数量管制,必然导致相当时段和区域内人为造成道路资源浪费。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朱巍向澎湃新闻表示,制定地方性网约车新规是地方交通监管部门的自由,不过,兰州的网约车管理思路值得商榷。

他认为,部分地方政府不肯放手让网约车发展,是因为有利益纠葛在里面。地方性网约车管理方案制定过程必须警惕地方政府与民争利。现在,多个地方政府建立网约车平台,本质上还是想把车辆的管理权拿在手里。

5月31日,具有国资背景的“益民约车”面向兰州市场正式发车。其首要任务是公务用车改革后保障和补充兰州公务出行,以及部分跨区域集体出行。类似“益民约车”的地方性网约车平台还有大众出行、首汽约车等。

地方网约车平台力挺兰州方案,大众出行建议上海设政府指导价

当滴滴和部分网约车学者“讨伐”兰州的网约车管理方案时,地方性网约车平台对这份方案表示欢迎。

首汽约车CEO魏东认为,兰州网约车管理方案的一些做法,符合交通部网约车新政的要求。“网约车界定为预约出租,属于营运车辆,它是城市公共交通的一部分,需要是基于城市整体交通水平来发展,肯定不是无序发展。如果现在不去做数量限制,当城市拥堵到一定极限的时候,最终受影响最大的还是私家车。”魏东向澎湃新闻表示。

《暂行办法》自2016年11月1日起实施,交通部等部委要求个地方政府在此之前出台网约车管理最终方案。

兰州成为最先向社会披露网约车管理方案核心内容的地方政府。

8月7日,有媒体报道称北京正在研究禁止外地车和外地驾驶员从事网约车运营。北京市交通委8月8日通报称,北京根本没有出台这类措施,目前还在深入学习交通运输部的相关政策,对网约车的落地细则还在制定中。

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与其他城市透露出来的网约车管理方案类似,上海可能也会对车辆、牌照等做出限定。

上海大众交通集团旗下网约车平台大众出行向澎湃新闻表示,网约车发展须遵循总量控制、动态调整的原则,准入总量应以巡游出租车总量为参考值。网约车与巡游出租车同等分享新增出租车份额,同比例调整。

对于制定中的上海网约车管理方案,大众出行建议;一是希望在新政生效时,能够严格监管,确保各平台没有运营资质的车辆和司机退出;二是希望合理确定上海网约车规模,在牌照颁发方面适当向有资质的传统出租汽车企业倾斜;三是建议发展地方性的网约车平台。

大众出行还拟向上海市交通委提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必须设立合理政府指导价,不低于巡游出租汽车运价的1.5倍(厂商裸车指导价18万及以上)”,以及“巡游出租汽车与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可以互相转换”、“私家车转入网约车必须设立严格标准,且只能转换一次”等建议。

Tags: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最 近 更 新
    热 点 排 行
    Js与CSS工具
    代码转换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