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云服务圈地传统行业及政府服务

页面导航:首页 > 电子商务 > 电商服务 > 阿里云云服务圈地传统行业及政府服务

阿里云云服务圈地传统行业及政府服务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2-15 09:09 【

目前,阿里云除了支撑创业,还想延续到金融、医疗、能源等传统行业,以及政府服务。但是,这两者的进展却远远落后于前者。

IDC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整体规模达到9.028亿美元,同比2013年增长61.9%。伴随着、等国际公有云在中国市场的介入,国内云服务领域竞争格局已开启。

除了外来者的进入,国内的云计算巨头公司也进入混战,阿里云、天翼云、云是过去一年市场上最受关注的三个“巨无霸”服务商。IDC数据显示,2014年,阿里云在中国公有云市场的占有率达29.7%,超过、微软和IBM在中国市场的份额总和,稳居中国公有云市场的领导地位。

今年“”,公布当天系统交易创建峰值达到每秒钟14万笔,支付峰值达到每秒钟8.59万笔。相比2009年首届双11,订单创建峰值增长了350倍,支付峰值增长了430倍。

阿里云之上,阿里巴巴得以最少的成本搭建起支撑这一纪录的系统架构,而且承载包括、、万网等核心业务。在集团收入占比只有3%的阿里云从技术上实现了“没有难做的生意”,也一定程度上决定了阿里巴巴的技术能力与边界。

近几年的发展中,阿里云的价值逐渐从企业内部转向为面向社会的“公共基础设施”、“给社会赋能的普惠技术”,阿里云的身上也映射了中国社会创新成长与局限。

创新基础设施

2015财年,阿里云收入12.7亿元,在国内市场占据最高份额。

目前,阿里云包括创业公司、中小企业,以及政府、金融、能源等大企业在内的客户数已经超过了140万。

阿里研究院的报告显示,相比于传统IT技术,使用云计算可以节省70%的IT成本,并且提升300%的创业效率。

无形中,云计算弥补了中国“匮乏IT人才”的短板。中国缺少美国一样的科技巨头,当前的教育、文化环境也不足以诞生类似的人才,甚至基础的IT人才也相对匮乏。在这一波创业浪潮中,国内出现了太多拥有一定资源、行业积累、创意,但“只差程序员”的创业者。

云计算虽然无法替代程序员,但云计算却大幅降低了创业给程序员带来的负担,因为基础IT设施的部署、维护都可以由阿里云实现,同时,诸如电商流量、垂直行业能力KPI等各种资源、数据的调度也均由云计算完成,相当于阿里云1000多名工程师的技术智慧共享给全国创业者使用。

也正是因此,在中国提出万众创新之后,部分地方政府均把云计算视为吸引创业者必不可少的环境要素,其重视度丝毫不弱于减税优惠、办公场所、创投资源。也正是因此,马云说“云计算已经取代过去的’三通一平’”,成为地方政府最需建设的工程。

阿里云资深总监李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云计算的产值并不大,但这是一种支点型技术,有这个支点在,周围可以有无数的人、企业去跑杠杆,撬动企业、行业、经济的巨大变革。”

政策配套制约

目前,阿里云除了支撑创业,还想延续到金融、医疗、能源等传统行业,以及政府服务。但是,这两者的进展却远远落后于前者。

“什么时候云计算可以纳入到国家政府采购目录?”李津告诉记者,阿里云花了巨大的努力和代价去推动这一政策改革,“但是,我们没想到观念的转变会有这么难。”

2013年起,工信部曾推动政府采购云服务,当时测算,中国政府每年信息化采购规模500亿,是公有云市场规模的10多倍。而且,政府采购云服务对于节约成本、政务透明、政府数据开放、政府职能转型有莫大的推动作用。

2014年,工信部牵头起草了《政府采购云服务指导意见》,财政部当时也发布《关于推进和完善服务项目政府采购有关问题的通知》。但万事俱备之时,政府采购云服务被相关主管部门叫停。

“因为工作都被工信部、财政部做了,很难算成有关部门的政绩。该部门‘只好’砍掉现有成果,然后自己出一套新的流程标准。” 工信部一位牵头人曾向记者透露:“在地方政府调研中,不少部门就等着这个政策发布,一经发布,他们就会采购云服务,现在只能搁置了。”

而今,国务院虽然数次出台文件要求“加大政府部门采购云计算服务的力度,探索基于云计算的政务信息化建设运营新机制”,但云服务纳入振幅采购目录依旧遥遥无期。

2014年6月,阿里巴巴集团与河南省政府签署《云计算和大数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协议第一条就是把阿里云计算纳入河南省政府的采购目录中。2015年,阿里巴巴在与其他省政府的战略合作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把云计算纳入当地政府目录”。而在此之前,阿里云还要跑遍全国各省的管局去落实“备案制度”。

当然,不只是政府。银行、保险等金融类企业在云计算应用上也遭遇诸多限制,在银监会、保监会的监管要求中,两类公司大部分业务都不允许使用云服务,而这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但事实上真正限制云计算应用的并非安全问题,而是安全背后的责任体系。

拿来主义失效

不过,在李津看来,中国云计算真正缺少的是“自信心”。

中国是互联网的纯技术输入国,过去多年的中国互联网也习惯了拿来主义,“在中国做技术很难有信心,往往都需要去美国找信心,用别人认可的技术。”李津表示,上个世纪,、支撑着中国的自信,但互联网领域还没有这样的公司出现。

在云计算领域,拿来主义绝对是行不通的,完全用别人的技术构建的社会基础设施,很难支撑整个社会的变革。

但是,人才太少了。李津介绍:“美国,一个AWS就有6000人去做云计算底层技术,比中国所有云计算开发的人还多。”而同时,中国的IT人才都在流向前端应用,底层架构人才几乎为零。

阿里云首次建立自信靠的是飞天的5K项目。2013年8月,阿里云代号为“飞天”的大规模分布式计算系统成为了单集群规模达到五千台服务器的通用计算平台。这一能力与、并驾齐驱,而该项目所有的技术都是阿里云自己完成的。

“但飞天并不是独一无二、伟大的项目。”李津称。

2015年7月,阿里云与中科院成立联合实验室开展在量子信息科学领域的前瞻性研究,研制量子计算机,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王坚表示:“如果要在如今的前瞻技术中选择,我一定选择量子计算,从追随者成为引领者,这是每一个科技公司的伟大机遇。”

在采访中,李津也告诉记者,阿里云今后会与科研机构合作在更多的前瞻领域布局。李津表示:“我们希望,有一天中国能崛起伟大的互联网公司,而且不只一个。也许,这个改变需要30-50年。”

Tags: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最 近 更 新
    热 点 排 行
    Js与CSS工具
    代码转换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