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谈代购:月入十几万 怕“灰色地带”

页面导航:首页 > 电子商务 > 跨境电商 > 留学生谈代购:月入十几万 怕“灰色地带”

留学生谈代购:月入十几万 怕“灰色地带”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0-30 17:12 【

对于奢侈品代购,用春来自己的话说,她现在自己也“厌烦了”。三年来,她一直都在机械化的生活。如今,她已经处于一种半放弃的状态。

据报道,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有关“一些在德留学生不好好学习,天天买奶粉做代购。”的表态引起广泛关注。“留学生代购” 这一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群体,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日前,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日前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一些在德留学生不好好学习,天天买奶粉做代购而遭邻居举报,被德国警方以从事与自己身份不符的活动为由驱逐出境。当地媒体也宣称奶粉都被中国人买光,连本地孩子都差点要“断粮”。

居住在德国北威州的春来(化名)就是史明德大使所描述的一名留学生代购。她7年前刚到德国的时候,曾打过各种零工,目的就是为家里减轻经济负担。后来发现中国消费者对海外代购的需求越来越大,她也从一个“单打独斗”的留学生代购,发展成为手下有众多“买手”的“专业”代购。最多时她一个月的净收入可达人民币十几万元,勘比大型德企高管。

在春来看来,史大使所说的留德学生代购奶粉的现象已经并不广泛。“我们学生现在都不会亲自去买奶粉了,我们有更多的来源。”因为现在有许多贸易公司已经能够直接从包括爱他美在内的德国奶粉厂家订货,然后以数千桶一个托盘的规模运至中国。如果还有留学生在以代购奶粉为主,大多也是采取从这样的贸易商手中买货,然后委托其直接运至中国的做法。像爱他美、喜宝这样的德国奶粉生产商在网站上批量销售的价格也比在德国普通超市高出大约两成。春来认为,这其中获利最大的就是德国奶粉生产商。

代购最吸引人的地方

但针对史大使提出的,许多中国留学生都做代购生意的说法,春来表示赞同。据她透露:“现在是个留学生肯定都和代购沾边。不给陌生人买也是给朋友买。因为和中国的价差放在那里。”

主要从事奢侈品代购的春来坦言,代购这个东西最吸引人的就是时间自由、利润大。很多人做了代购以后,便无法接受朝九晚五的工作,因为每个月的净收入仅有三千欧元左右。但代购不同,“我可以一点钟起,甚至有时候一天只干两个小时,但这两个小时我就能挣500欧元。”

因此,传统意义上留学生打工所得收入已经无法与代购获得的利润相比。春来表示,从事代购的学生生活暂时被改变了。他们可以购买许多心仪的奢侈品。有些人甚至觉得代购可以当作一番事业来做,所以放弃学业的人非常多。很多学生从中找到了“成就感”会误以为自己已成为“有钱人”。但他们忘了自己只是在帮别人购买而变为“有钱人”,这种误区很容易让他们开始买几千欧元的包包和几百欧元的鞋子,从此就再也离不开这个行业。因为上班打工是无法满足这种物质欲望的。

“灰色地带”中的恐惧

在春来眼中,代购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一旦做了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学习。如果跟学校脱节一个学期或两三个月。一起入学的同学已经开始读其它的课程,而做代购的留学生则会对学习产生厌恶。

根据春来在某些代购微信群中的观察,许多从事代购的女留学生无法完成学业并通过工作渠道获取合法身份。所以如今有许多中国女留学生在德国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一位德国籍的老公,可以在做全职妈妈的同时继续做代购。不管她们所遇到的德国人“有多丑、多差、多恶心。”

虽然代购能给春来每个月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但就像史明德大使所说,留学生做代购其实违法,因为他们做的事情属于商业经营,和其在德国居留的学生身份不符。德国的留学生代购一直生活在一种“灰色地带”,春来也不例外。也需要每天面对生活在这种“灰色地带”的恐惧。

她规避风险的方式是:不会在家里存放大量的东西。会以最快的速度发货。另外,在网上订货的时候,春来一定不会大批量订货,而是宁愿多花邮费,小批量的把货品运回家中。除此之外,和卖方建立友好关系也非常重要。春来每次“上货”时,都以自己家里的亲戚或朋友需要为名,购买各种奢侈品。她表示,无论和店员们关系好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说我把这个东西卖回去。我都是说帮我家里人买”。

昙花一现

对于奢侈品代购,用春来自己的话说,她现在自己也“厌烦了”。三年来,她一直都在机械化的生活。如今,她已经处于一种半放弃的状态。“代购的利润很大,完全可以支撑我一直干下去,甚至可以不读书。因为它带来的财富是一个月等于别人三个月的收入。但第一,我来德国的初衷是要完成学业。第二,代购现在竞争太激烈。是个留学生绝对都和代购沾边。你卖10块钱的,他卖8块钱。你卖8块的,他可以卖5块。其中的利润已经不再可观。”

另外,春来一度还要面对各大奢侈品店的各种针对中国客户的“限购令”,和不少商家店员“蔑视”、“嫉妒”的眼光。以前,春来在店中因为要给货品拍照而受到商家呵斥是家常便饭。但如今,也许是中国经济面临巨大下行压力,中国民众的购买热情减退。诸多国际大牌奢侈品商店“都欢迎代购去拍照”。

尽管如此,在春来的人生规划中,代购只是“昙花一现”。令她无比骄傲的是她没有成为史明德大使口中“不好好学习”的留学生。就读于经济系的她多年来每次考试成绩都很优秀,目前正在完成硕士论文。因为她看到了中国海关对代购货物的检查力度越来越严格。德国各大超市的限购力度,加上德国邮政系统工作人员愈发质疑的眼光,都让德国留学生代购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Tags: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最 近 更 新
    热 点 排 行
    Js与CSS工具
    代码转换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