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时健夫人马静芬:褚橙最早扔都没处扔

页面导航:首页 > 电子商务 > 零售 > 褚时健夫人马静芬:褚橙最早扔都没处扔

褚时健夫人马静芬:褚橙最早扔都没处扔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1-03 09:07 【

比起褚时健,马静芬这个名字可能对于多数公众而言都显得十分陌生——这位83岁的老人往往只有在被冠以“褚时健老伴”这个名头的时候才会为大部分人所知。

比起“褚时健”三个字的如雷贯耳,马静芬这个名字可能对于多数公众而言都显得十分陌生——这位83岁的老人往往只有在被冠以“褚时健老伴”这个名头的时候才会为大部分人所知。

褚时健和马静芬虽然携手走过了60个寒暑,可周身气场却大不相同:褚时健所到之处必定有一群人前呼后拥,旁人皆以“褚老”敬称;马静芬则十分低调,似乎习惯独来独往,总是静悄悄地在人群外看着被镁光灯包围的褚时健,而人们更喜欢称呼她为“马老师”。

日前在哀牢山褚橙庄园举办的褚橙2015上市会上,被媒体围追堵截了大半天的褚时健显得十分疲惫,不得不拒绝了数家媒体的访谈邀约,而马静芬却悄悄地在褚橙庄园里打开了一间会议室,把几家无缘采访褚时健的媒体迎了进去,用整整小时回答了记者提出的各种问题。从褚橙的创办,未来的发展方向,再到两人的情感经历,马静芬回答得坦诚且事无巨细。

“说要种橙子很多人都出了钱,因为他们相信老头子做事没有不成功的”

虽然褚橙的创办经历早在大量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中被“扒”得淋漓尽致,但从“第二当事人”马静芬的口中仍然能听到一些新东西。

当初为什么要种橙子,启动资金又从何而来?马静芬说,种橙的想法最早是褚时健还在狱中时就萌发的。当时褚时健的弟弟种了一些冰糖橙,送到狱中给他吃。褚时健吃过之后感到味道很好,又觉得自己还能出来,就决定种这种橙子。“当时没想那么多,做就做了,想的就是一定能成功,因为老头子(指褚时健)做事没有不成功的”。马静芬说,最难的时候莫过于创业初期。当时褚橙庄园所在之处几乎是一片荒山,只种植了一点甘蔗和冰糖橙,而最关键的是两人一来缺少资金,二来缺乏经验。

“启动资金里面,有我四年多的工资,还有老头子原来的一点积蓄,剩下主要都是从别人那借来的。我们借钱的时候说‘有了就还’,人家说等有了再还,没有就算了。其实还是因为他们相信我们一定搞得好,一定会还给他们的”,马静芬说。

比起资金,缺乏种植经验是更大的难题。马静芬说:“当时决定搞冰糖橙,可是冰糖橙这个种类到现在都缺少专业的书目,市面上都是些脐橙和柑橘的书籍。我虽然以前是搞绿化工程的,但我种的是观赏树,没种过果树,所以只能自己摸索”。今天褚橙香甜的口味也不是在一朝一夕间形成的。马静芬说,所有遇到的问题中,橙子的酸甜度是最难控制的。“开始的时候口味不行,一车一车橙子拉出去扔掉,连扔的地方都找不到。后来我们慢慢摸索怎么提升甜度。品质不好的话,什么都做不到。”

马静芬说,褚橙的种植过程中每年都会遇到很多问题。“一会儿这种虫子来了,一会儿那种虫子来了,一会儿这种病来了,一会儿那种病来了,一会儿好久不下雨,一会儿雨又下多了”。马静芬告诉记者,因为下雨的时机往往不从人愿,为此他们还请过半仙来做法。“不下雨了怎么办,请半仙来帮帮忙,下雨下太多了也请来做做。有时候也许是碰上了,真的就不下了。老头子不相信这个,但是雨下太多了,也只好催我赶紧找人来想想办法。那时候吃苦都不怕,最怕的是下雨。有时眼看要成熟了,突然来一场雨,果子都落在了地上。果子都没了,想吃苦还怎么吃?那时候我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要这样惩罚我?现在状况好了,天就好像是在帮我,所以我永远记住一句话,就是天道酬勤。”

“我打了个横幅写上‘褚时健种的冰糖橙’,橙子就卖出去了”

褚橙的畅销与褚时健这个名字,以及这个名字背后的经历和声望息息相关。可以说,如果离开了“褚时健”三个字的加持,所谓的“褚橙”至多只是一枚好吃的橙子。但最早想到把两者捆绑在一起的并不是褚时健本人,更不是后来的各种电商网站,而是马静芬。

“那是2006年前后的时候,我们带着橙子去昆明参加展销会。当时我负责销售,展销会给了我们一块展位,我就考虑该怎么卖”。马静芬说,因为展销会全国很多人参加,还有外国人会进去,要用最简单的文字来说清楚是什么事,于是她做了个红底白字的大横幅,写上“褚时健种的冰糖橙”。“老头子说‘不行不行,不能这么打’。他当时刚出来,害怕受到非议。我当时想,没关系,没那么严重,既然让他出来了,总要让他生活,不能让他饿死吧?就大着胆子这么做了。结果很多人一看是褚时健种的冰糖橙,就买点吃吃看,再后来褚橙的传闻就出来了。”

马静芬告诉记者,褚橙最开始就叫冰糖橙,后来注册了“云冠牌”商标,而褚橙是民间的说法,再后来“励志橙”的传说则是合作电商的主意。马静芬说:“我们两个人是不上网的,外孙女(任书逸)和外孙女婿(李亚鑫)留学回来才做了。”她说,褚橙最开始销售很困难。原来褚橙庄园所在之处也是个农场,也种了十几二十亩冰糖橙,但原来的农户没有管好,搞不下去了,才租给他们老两口。两人来了管了一年,就好起来了。马静芬说:“当时产量还很低,一年大概也就两三百吨。两个孙女还没回来,就是老头子搞种植,我来管销售。当时很困难。当时橙子的品质达不到现在的水平。虽然第一年管的比原来的农户好一点,橙子也可以吃,可以卖,但是比现在差多了。”

马静芬说,很多橙树都是俩人一起种的,但一些报道中提到“两个人一起挑着担子去卖橙子”是没有的。她说,她和褚时健两人基本自己不动手,自己动手种的只有在门前带着孙子孙女种下的几棵树,主要是纪念意义。而在“褚橙”的故事被媒体大肆报道之前,两人也从没想过能获得如此成功。“如果当时就想到今天这样,很可能就搞不成了。因为如果一下子达不到,可能就心灰意冷了。”

“吵架时我跟他说,没有你我没有今天,但是没有我你也没有今天”

在今年的褚橙上市会上,最为醒目的便是张贴在会场中褚时健和马静芬两人携手并肩而坐,笑容满面的大幅合影。两人少年夫妻老来伴,相濡以沫60年,最苦、最难的日子都不曾把两人分开,而今又携手创造出褚橙这个新的奇迹。如今两人足以算作功成名就,外界却对两人何以能走过一甲子的婚姻生活而知之甚少。

对于两人的感情经历和状态,马静芬很乐于分享,并不避讳谈及两人闹过的矛盾,也少不了抱怨。但在讲述这些过往的时候,她始终面带笑容,时而眉飞色舞。

是否觉得褚时健是个传奇?这个问题让马静芬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说:“不好评价,还是让大家来评价吧。”马静芬说:“从开始到现在,两人在一起整整60年。从认识他开始,跟他在一起的人都跟我吹他是最有本事、最能干、最能吃苦的人。我跟他在一起不是因为他那时候当着点小官,也不是因为他长得多好看,我看中的就是他能吃苦、能干、有本事。他大我五岁,我当时寄了一张他的照片回家,家里的妹妹看见照片都说:‘怎么找了这么老、这么凶的一个人?’——他那张照片看着有点凶。”

“昨天下午,南开大学培训班来了一群企业家听他讲课,一个企业家就偷偷问我:‘你跟他相处得好吗?你感觉他对你好不好,你们性格相不相同?’我就说:‘你猜猜看!’他说:‘一个做大事的人绝对不会有什么温暖的!’我说你太聪明了,你一定也是个很大的老板!他说:‘过去大过,现在不行了。’我问他大的时候是怎么对待老婆的,他说,也有对她对不好的地方。”

马静芬悄悄地说,她和褚时健也吵架,而且吵得厉害。以前因为在一起谈工作多,所以不会吵架,现在碰到就吵,吵过了就算了。对于谁脾气大这个问题,马静芬笑道:“我靠着他吃,你们说呢?”马静芬说:“我们俩的性格是绝对不一样的。我跟老头子吵架的时候就跟他说,我没有你我没有今天,但是你没有我你也没有今天。他可是不承认。我无所谓,我信佛,不需要这些东西。”

“褚橙肯定要做家族企业,不是褚家的就是马家的”

“褚橙以后绝对是家族企业,现在带的人也都不是褚家的就是马家的”,谈及褚橙未来的发展规划,马静芬毫不避讳地告诉记者。马静芬说,现在褚橙在管理上主要分五块,褚时健管理褚橙庄园,用他的话说这是“老母鸡”;其余的她自己管一块、儿子(褚一斌)管一块、孙女(褚楚)管一块、外孙女(任书逸)管一块。她说,如果按照中国的传统,将来应该是儿子接手,但如果儿子那块管不好,就不给他,谁管得好就让谁管。“这个不是光靠人努力就能做好的,还要靠天靠地”。马静芬说,她希望褚橙能像国外的葡萄酒庄园那样世代传承下去。

实际上褚橙这个品牌下面并非只有冰糖橙这一种产品。马静芬介绍,目前褚橙旗下除褚橙、云冠牌等商标外,还有褚橙专营,以及马静芬成立的“云南褚马氏科技有限公司”等,这些公司主要经营的产品包括鲜花饼、松花粉、蜂蜜、褚酒,以及褚时健儿子褚一斌从国外带回来的“褚柚”等。

褚橙的管理团队由褚时健和马静芬两位“80后”老人,以及一群同样以“80后”为主的年轻人构成。“怎么管理年轻人,就带着他们,做的对的就做,做得不对就纠正过来再做。现在还没有固定的格局,要看各人各自发挥。比如互联网营销,外孙女、外孙女婿他们从国外回来就交给他们了”,马静芬说。

有什么样的创业经验可以传授给年轻人?面对这个问题,马静芬说:“企业家培训班都会来问这样的问题。经常有刚毕业的年轻人来到门口,一来两三天就站在门口等。问他要干嘛,他就说要见褚老。有一次老头子让我出去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我问他见褚时健要做什么,那年轻人说:‘我要问问他是怎么富起来的,能不能教我怎么富起来。’我说:‘那我来教教你。你要找准一个目标,这是最困难的,找不准就是白受苦。找准了就不要怕苦不要怕累,就一定能行。小伙子问我:‘是不是这样,不怕苦不怕累就能成功?’我说是,他说;‘那好’,喊了一声谢谢就背着包走了,以后再也没来过,也不知道做成没做成。”

两人这么大年纪,难道不想放下手边这些,好好休息一下吗?马静芬说:“我今年83岁了,现在很多老年人都喜欢跳舞、唱歌、打门球、练武术,我跟他们是一样的。他们是玩,我也是在玩,只是玩的东西不一样。老头子本来更是这样,如果不做事,他就受不了。”

Tags:

文章评论

最 近 更 新
热 点 排 行
Js与CSS工具
代码转换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