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作为资本寒冬里、新年伊始的第一笔合并大案,蘑菇街和美丽说创始人对内的两份合并公开邮件,并不像2015年众多头牌公司的合并一样看上去美好,没有CO-CEO,没有股权1:1,当然幕后推手也不再是红杉。

为什么会有这些微妙的不同,而这些不同后暗藏什么秘闻、什么警示?

一、不再CO-CEO

据一位接近本次并购交易的投资人告诉网,在高瓴资本向蘑菇街提出合并意向时,陈琪坚决不接受CO-CEO,一山不容二虎,最后徐易容做出很大的让步。

而且,对外称按上轮估值股权2:1换股,真实情况可能大于该比例,而且蘑菇街的团队落实到很大的好处。

一位资深社区电商创业者告诉网,蘑菇街本身切入交易,收交易佣金,对商户还有账期。加上之前的融资还没有花完,在拿到11月份D轮2亿美金融资前,蘑菇街的账上一直有上亿美金的现金,属于不缺钱。

而美丽说相反,从4月份两家同时开启新一轮融资后,美丽说一直没融到钱。其上轮的融资已是2014年3月,距今一年多的时间。转型中的美丽说在跨境业务美丽说HIGO上就花掉了3.8亿元冠名《跑男3》,在2015年跨境电商纷纷快速拿到大融资,价格战打出血的大背景下,美丽说缺钱的程度可想而知。

因此,没钱的美丽说只好向有钱的蘑菇街让步。

二、陈琪看中了什么?

蘑菇街和美丽说的合并传了很久,据接近蘑菇街的从业者透露,对于合并,一开始陈琪是坚决拒绝的。对蘑菇街来说,不缺钱,D轮融资已入账,跑在行业领先,社区电商的烧钱速度也远没有其他行业疯狂,何必合并?

最后,真正让陈琪动心的是美丽说的用户,合并后公开采访中陈琪说,蘑菇街和美丽说的用户重叠度只有20%。

根据蘑菇街官方向网透露,蘑菇街注册用户1.3亿,日活用户1000万,月UV覆盖在8000万。美丽说虽然没有官方公开数据,按20%的重叠估算,每月多几百万的活跃用户,还是很值得陈琪动心。

而且,美丽说一直定位白领女性,在用户年龄层、客单价上都比蘑菇街略高,属蘑菇街一直想开拓而未得的用户。

按陈琪的说法,合并后,美丽说将更多以白领为主、向消费高一点的人群倾斜,蘑菇街将更倾向于年轻学生群体。

三、这一次高瓴资本出手,意味着什么?

据另一位资深投资者告诉网,此轮合并背后的真正推手是高瓴资本。2014年3月,高瓴资本向美丽说开出E轮上亿美金投资后,紧接着6月领投了蘑菇街的C轮融资,而这一信息一直并未对外公开,因此在蘑菇街的融资历史里查不到。

作为双方上一轮融资的领投,高瓴资本有很大的话语权。在美丽说的业务规模被蘑菇街拉开后,不愿继续赌下去的高瓴资本推动了合并。

事实上,此前就有投资人向网透露,2015年之所以出现多家巨头的并购,原因在于资本的上市退出之路受阻。一方面国外市场看空中概股,很多上市公司都拆回国内市场;另一方面国内市场IPO暂停很长时间后重启没多久遭遇股灾,一时间重新收紧。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注册制要真正落实还得两年。

鉴于此,该投资人预测,随着资本寒冬的加深,2016年行业前几名的公司并购将成大概率事件,随着一些行业独角兽估值打折,闭着眼投行业领头羊就能挣钱的时代将结束,资本在后期的风险将逐渐暴露。

四、腾讯的故事……

对于到处撒钱接盘的腾讯来说,这一次现身在蘑菇街和美丽说的合并却并不如看上去那般美好。

据接近美丽说的一位创业者称,腾讯2012年投资美丽说D轮千万美元后,给了美丽说大量的资源,可惜美丽说却没做起来,最终在业务规模和用户量上都被蘑菇街反超。

事实上,那一年,腾讯给过蘑菇街1亿美金的Offer,被陈琪拒绝,原因是陈琪不想那么早站队。

该创业者称,这一次新公司合并后腾讯追加投资,也是个面子。毕竟大财主有钱有资源,扶不起一个,另选一个占着赛道,也没问题。

其实在社会化电商最风光的2012年,网先后对整个行业做了深入调查,彼时美丽说略微领先,徐易容称“美丽说已经过了买卖流量的阶段”,并最先开始从单纯的导购转向社区,构建买手精选推荐社区,蘑菇街陈琪当时接受网专访是这样评价二者的不同:

“举个例子,有一片沙漠,沙漠里有个绿洲,绿洲是美丽说的梦想。今天沙漠边有一条河,美丽说和我们都在河边收拾行囊,灌满水壶,然后它准备往绿洲走。之前美丽说不够坚决,走两步就好渴,回来喝水。今天美丽说比较坚决了,多灌了些水就走了,不再理河。

这条河就是导购、买卖流量。我和白鸦就是河边长大的,我们做的事儿就是河里的生意,绿洲与我无关。美丽说和我们唯一相同的是一起在河里喝了一会儿水。”

故事的最后,蘑菇街意外走到了绿洲,徐易容在到达绿洲之前出局,开始新的跨境探索。

附网2012年对社会化电商的全面调查如下,供读者了解蘑菇街和美丽说的前世今生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