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月突然停摆的平顶山市第一大零售商九头崖,于8月16日突然发声了,“要卖地、救超市”。据其一高管称,该公司所持郑州高新区的一宗工业用地欲以8000万元完成套现。用于既有超市门店重启运营,并清偿供应商、员工的部分欠款。至此,九头崖闭店风波已持续震荡足月,所涉债权人的数量、资金规模依旧成谜。不过,超市重启运营或为单方的理想化方案,毕竟这场救赎已是太迟了。

“要卖地、救超市”,一则标记为“九头崖在行动”的简讯,8月16日突然在网上冒泡。

简讯内容为,“因资金链出现问题,平顶山十余家九头崖超市连锁店关门,为了救超市,九头崖集团欲出售公司在郑州梧桐街与西四环90亩工业用地来救超市,计划中秋节前超市恢复正常营业。”

简讯备注的电话,来自九头崖高管冯文胜。经其证实该信息确为该公司当日播发。

7月18日,九头崖在平顶山市的23家超市全部闭店、停摆,深度波及当地零售市场,并由此诱发当地供应商、该公司员工、持储值卡消费者三股群体追讨欠款。自事件发生以来,九头崖除在其店门外贴了一纸“停业公告”外,再无官方任何正面回应。直至目前,才有了风波后的第一次发声。

另据记者了解,将被九头崖卖掉的土地,原为该集团旗下食品加工基地。那曾是九头崖超市大举进入郑州,在河南零售业红极一时、启动全面多元化留下的印记。被消费市场熟知的九头崖月饼及西萨烘焙连锁店正由此发端,并成为了该公司第二大产业。

“我们没有对该宗土地进行过价值评估,希望能以8000万元的价格完成变现。”冯文胜称,该笔资金主要用于超市门店重启运营,以及偿还供应商、员工的部分欠款。

那么,九头崖的欠款规模究竟有多大,所涉债权人的数量有多少?

冯文胜依旧没有解答这一问题,仅称,“超市留下的资金缺口确实存在。但经公司评估,有3000万元资金即可完成门店重启经营。而这,也是解决债务危机、化解多方矛盾的最好解决方案。”

如土地变现顺利,九头崖期许在中秋节前重启超市运营。

但似乎,重启的核心要素并非是设想的3000万元资金,而是供应商及公司员工的信心。

冯文胜对此称,“该公司已着手与供应商群体进行沟通,并报以乐观。毕竟,受冲击较大或失去合作信心的多为小供应商,而大型供应商与该公司合作多年,已积累了信任与感情。”

但冯的说法与供应商“迅速止损”的诉求相悖。如当地一食品供应商称,“能将欠款损失压缩、缩短讨款周期,已是谢天谢地。而此前,即因对九头崖太过信任,才发生了其被欠款过千万的悲剧。”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是九头崖供应商群体当下的真实心态。如某供应商的担忧,“即便九头崖能完成土地变现8000万元,恐也远低于其外债总额。该资金到位后,是否能满足供应商解套的心理底线,又是否会发生债主‘挤门’,也都是未知。更何况,九头崖仍有大量的储值型消费卡留在市场,如超市重启再遭消费者持卡疯抢商品,必将迅速耗干流资,再度陷入困境。”

一语概括,“九头崖停摆”事件产生的核心冲击波,重创了市场对九头崖品牌的信任。

有供应商透露,去年下半年,九头崖超市就已显露出了资金吃紧。其曾向该公司法人代表任启龙建议,将郑州食品公司以及土地资产变现,为超市公司资金链“输血”,但被果断拒绝。“现在才想起救场,一切来得都太迟了。挽回供应商与员工信任,绝非‘任家’(指任长旺家族)想当然,更是难以用钱来简单衡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