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属公司员工维权 雅戈尔遇“转型难题”

页面导航:首页 > 电子商务 > 品牌 > 下属公司员工维权 雅戈尔遇“转型难题”

下属公司员工维权 雅戈尔遇“转型难题”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0-18 12:57 【

多位参与维权的员工称,他们维权与针织厂未来的命运有关。雅戈尔向记者回复称,雅戈尔已全面介入了此次员工维权事件。

9月下旬,一家叫做“针织厂”的工厂,出现了几百名工人维权的状况。

新京报记者多方采访获知,雅戈尔针织厂属于上市公司雅戈尔旗下,只是自2013年起针织厂进行了对外承包,不纳入上市公司的报表。

多位参与维权的员工称,他们维权与针织厂未来的命运有关。雅戈尔向新京报记者回复称,雅戈尔已全面介入了此次员工维权事件。

至少从工商资料上看,雅戈尔针织厂的业绩情况不算理想。而上市公司雅戈尔的服装业务营收,亦在上半年出现了1%的下滑。同时,它还出现了近年来首次缩减门店数量的情况。

与此同时,雅戈尔的地产业务同样不容乐观。而随着6月以来股市二级市场的震荡,雅戈尔的投资业务,或将不复上半年的盛景。

雅戈尔针织厂“几百名员工”维权

9月24日,一则关于“雅戈尔员工组织维权”的帖子,在微博上流传。该帖称,数百名雅戈尔针织厂的员工正在维权,以至于宁波市雅戈尔大道交通瘫痪。

9月28日,雅戈尔董秘刘新宇均向新京报记者证实,网帖所称的工人聚集维权事件确有发生。

官网的信息显示,雅戈尔集团创建于1979年,2014年实现销售收入590亿元,利润39.35亿元,位列2014中国企业五百强第221位。旗下的雅戈尔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上市,主营服装等业务。

本次职工“维权”涉及的“雅戈尔针织厂”,属于上市公司雅戈尔的“孙公司”。据雅戈尔员工介绍,雅戈尔针织厂由宁波雅戈尔针织服装有限公司(目前已经注销)、宁波雅戈尔针织内衣有限公司和宁波雅戈尔法轩针织有限公司三家公司组成。

今年半年报显示,早在2013年,雅戈尔子公司雅戈尔服装控股有限公司与自然人翁素妃签订《承包租赁协议》。

根据租赁协议,翁素妃承包租赁了雅戈尔服装公司下属的宁波雅戈尔针织内衣有限公司和宁波雅戈尔法轩针织有限公司,期限为三年。也就是说,至2016年3月,承包租赁将到期。

9月下旬,一位参加维权的员工向新京报记者称,针织厂未来可能要关门,却要跟员工重新签合同,工龄和其他福利全部归零,“我们盼望了一年的年终奖就没了,所以我们没有签合同,要领导给个说法。”

另一名参与维权员工的说法则是,目前雅戈尔领导决定解除针织厂的对外承包关系,员工整体回流到雅戈尔集团,“这肯定会进行裁员,员工的福利也要削减,所以我们要表达我们的声音。”

雅戈尔全面介入维权事件

雅戈尔董秘刘新宇对新京报记者称,按照雅戈尔公司发展战略,此次维权所涉及的雅戈尔针织厂已在2013年3月转制。

刘新宇称,针织厂转制过程中,雅戈尔已与针织厂的承包方签订协议,并按相关法律规定支付了足额的合同制员工补偿金;至此,雅戈尔已承担了转制过程中应承担的义务。

“如今,因为转制承包方工作未到位,发生了员工维权事件。事件发生当日,雅戈尔已经全面介入,妥善处理此次事件,维护承包公司员工及雅戈尔公司的合法权益。”刘新宇称。

即使针织厂已经对外承包,其与上市公司雅戈尔之间仍存在联系。

一位宁波当地的服装行业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雅戈尔虽然将针织厂承包出去了,但两家业务关系仍然非常紧密,和承包之前并未发生太大变化。

公开报道显示,针织厂的承包人翁素妃曾经在雅戈尔担任高管。其曾担任雅戈尔下属的西服厂及服装控股公司的总经理职位。

此外,针织厂的承包租赁合同将在明年3月到期。新京报记者未能获知合同到期后针织厂将命运如何。这也意味着,针织厂仍有重回上市公司雅戈尔的可能。

门店数量近年来首次下滑

自2013年以后,雅戈尔针织内衣公司和法轩针织公司,不再纳入上市公司报表。因此,这两家涉入员工“维权”公司的财务数据,外界无法准确获知。

工商资料显示,去年,针织内衣公司取得营业总收入3853万元,同时未公示净利润。不过,同期36万元的纳税总额,从侧面反映了针织内衣公司的利润有限。而在2014年,法轩公司取得营业总收入8854万元,净利润191万元。

上述两组数据说明,此次员工维权的“雅戈尔针织厂”,经营状况不容乐观。

而在上市公司雅戈尔的层面,其服装主业亦面临着严峻形势。宏观经济的下行、消费者心理的变化、国外品牌的冲击以及电商渠道的挤压也对雅戈尔服装业务的发展形成挑战。

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雅戈尔服装板块实现营业收入24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1.06%。在此其中,除了品牌服装业务有4.52%的增长外,包括服装、纺织在内的业务,均大幅下滑。

其中,服装代工业务的营收同比降低了9.54%,纺织业务的营收更是大幅下滑七成。

另一方面,雅戈尔的门店数量出现了近年来的首次下滑。中报显示,截至6月,雅戈尔共有销售网点共3078家,较年初减少4家,其中直营店铺2605家,较年初减少15家。

而在过往的财务报告中,雅戈尔的门店数量多数处于扩张的状态。有报道称,受制于电商渠道的冲击,雅戈尔未来线下渠道或整合至1000家以内。

今年4月,雅戈尔推出了非公开发行方案,拟募资30亿元建设O2O营销平台项目。同时,自今年开始,又利用大数据手段采集会员信息,进行涵盖网站、社交媒体、APP、线下门店等平台的全渠道营销。

上半年地产净利润下降18%

有种说法是,此次发生的员工维权事件,或与雅戈尔转型有关。

一位针织厂员工表示,明年针织厂承包期限到期之后,雅戈尔有可能将厂区用于开发地产项目。不过,该消息没有得到雅戈尔官方的证实。

地产也是雅戈尔的一项支柱业务。早在1992年,雅戈尔就与澳门南光公司合资创办房地产公司。其后,雅戈尔的地产业务迅速崛起。

2010年时,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公开表示,城市化在发展,消费水平在升级调整,房地产是非常好的行业,“如果光局限在服装业上,雅戈尔发展的速度会受到一定的局限,所以我们必须不断寻找新的产业。”

今年中报显示,雅戈尔地产板块获得营业收入62亿元,远超同期服装板块的22亿元。

不过,雅戈尔的房地产业务,早已出现了增长乏力的迹象。

半年报显示,受土地、人工等刚性成本增加和产品结构调整的影响,今年上半年,雅戈尔地产板块的净利润约4.4亿元,同比下降18%。同期,地产板块的毛利润率为19.16%,同比下降9.4%。

就在近期,雅戈尔向能源领域投资的计划,也遭到挫折。自2013年以来,雅戈尔多次声称,拟出资30亿元认购北京国联能源产业投资基金30%的出资份额。

该基金与全国社保、宝钢集团等共同投资于中石油的西气东输三线管道项目。

9月29日,雅戈尔在上证E互动上称,由于中石油管理层变动、预期收益率降低,因此雅戈尔有择机退出西气东输项目的考虑。

“精准逃脱” 上半年炒股获益丰厚

服装和地产之外,投资是雅戈尔另一项主要业务。从1993年进入股权投资领域开始,雅戈尔先后投资了中信证券、海通证券等多家企业,并在2007年成立了专业投资公司。

今年中报显示,雅戈尔的投资业务实现投资收益18亿元,净利润19.5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33.19%、124.70%。

这要拜上半年股市的红火与“神操盘”所赐。一位曾与雅戈尔有过业务接触的股票经纪人表示,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是个资本运作高手。

今年5月19日,雅戈尔公告称,公司出售了、浦发银行、广博股份等公司股票,产生投资收益5.2亿元;6月10日,雅戈尔再发公告称,出售了金正大、乐凯新材等公司的股票,获得投资收益5.36亿元。

此后至7月13日,雅戈尔通过出售中国平安H股、广博股份等公司股票,获得投资收益1.4亿元。

自年初至7月,雅戈尔出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累计产生投资收益11.9亿元,净利润8.97亿元。

众所周知,今年6月15日以后,股市出现了一波连续大幅下挫的行情。而雅戈尔的大部分减持,均发生在上述节点之前。因此,有报道将雅戈尔称作“神算子”。

三季度持股市值或缩水

根据半年报,截至6月30日,雅戈尔仍以“财务投资者”的身份持有着金正大、广博股份、创业软件、汉麻产业等公司的股票。

雅戈尔对上述公司的持股数量分别是7814万股、1083万股和801万股、7845万股。

自7月13日至9月30日,雅戈尔未再发布关于“买卖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公告。

今年7月至9月,金正大的股价从21.71元/股下降至17.79元/股,广博股份股价从31.58元/股下降至17.52元/股,创业软件股价从190元/股下降至124.17元/股,汉麻产业则从21.19元/股降至15.61元/股。

据此折算,三季度,雅戈尔对上述四家公司的持股市值将分别缩水3.06亿元、1.52亿元、5.27亿元、4.4亿元。这样的浮亏,已经相当于今年前7个月雅戈尔卖股票得到的净利润了。

“失之桑榆,收之东隅。”今年7月,雅戈尔展开成立以来最大一次资本运作。它与中信股份签订协议,以13.95港元/股的价格认购中信股份8.59亿股,投资总额达119.86亿港元。至2015年6月30日,雅戈尔总资产近460亿元,净资产为189.6亿元。此次投资中信股份相当于押上了一半身家。

10月9日,中信股份的股价为每股14.06港元。相比此前的认购价,每股上涨0.11港元。雅戈尔所认购的8.59亿股,随之增值近9500万港元。

行业低迷 国内服装企业纷纷转型

根据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的统计,今年8月全国百家重点大型零售企业服装类商品零售额同比下降4.4%,增速较上月降幅扩大1.8个。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服装产量141.98亿件,同比增长1.36%,增幅较2014年同期减少2.40个百分点。

当前,杉杉、等国内服装品牌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被迫谋求转型。

国元证券研报称,面对近几年来遭遇的行业困境,纺织服装板块的80家公司中,23家公司选择跨行业发展、原有主业或坚持或放弃,剩下的57家公司或专注主业、或在与主业相关领域外延拓展。

杉杉与雅戈尔同样起家于宁波,在转型道路上不乏相似之处,对地产业务和金融投资不遗余力。

目前,杉杉的资本大网已经涉及保险、银行、证券、基金、期货、融资租赁等领域,并先后与三井不动产等企业在宁波、哈尔滨、郑州等地投资开发奥特莱斯商业连锁服务项目,定位近郊型城市综合体。

按照杉杉的规划,未来十年还将在中国布局15-20家拥有国际标准的奥特莱斯广场。

除此之外,杉杉还是国内首批进入锂离子电池材料行业的企业之一,目前已经成为锂离子电池正极、负极及电解液领域国内最大、世界第一的锂电材料综合供应商,并以此为切入口进军新能源车领域。

业绩持续下滑,七匹狼计划耗资10亿元设立全资投资子公司,参与投资服装行业以及相关的时尚产业、零售消费产业,“实业+投资”战略转型轮廓日渐清晰。

同时,七匹狼入驻微盟萌店,试水微商业务,以拓展移动端消费市场。

去年关店超500家的公司日前正式宣布重启“一切皆有可能”的品牌口号,并宣称该口号是契合时代脉搏,发力互联网+,与强化合作。

Tags:

文章评论

最 近 更 新
热 点 排 行
Js与CSS工具
代码转换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