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A中小股东夺权的后遗症,在刚发布的三季度财报中显露无疑。

10月14日,深康佳对外宣布,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8.3亿到8.8亿元人民币。而第三季度预计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亏损额度,已经创下康佳近年之最。

作为老牌彩电企业,康佳近年来深陷业绩危局。中小股东夺权显然没能达到挽救康佳的目的。在互联网带来的强烈冲击下,重新掌权的大股东能解开康佳的困局么?

前三季度预亏8亿

尽管今年已经是康佳亏损的第五个年头,但这无疑是康佳近年来遭遇的最大业绩危机。

10月14日,深康佳A发布了2015年前三季度的业绩预告。康佳预计,截至2015年9月30日,前三季度将亏损8.3亿元至8.8亿元。去年同期,康佳盈利4757.93万元。

其中第三季度的亏损尤其严峻。公告显示,当季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将亏损5.3亿-5.8亿元。去年同期这个数字是盈利221.91万元。而去年全年,康佳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亏损额才有4.75亿元。

深康佳证券事务代表吴勇军通过邮件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三季度亏损包括汇率变动使公司6亿美元的净负债产生了约1.9亿元的汇兑损失,以及因退回节能补贴资金事项,导致前三季度合并报表中减少了约2.22亿元的利润总额。

他同时提道,报告期内,本公司管理层变动较为频繁,对生产经营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同时,主营产品市场价格竞争激烈,导致报告期内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出现一定幅度的下降。

出货量这个数字,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康佳在电视这个主营业务上的尴尬。

奥维云网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康佳彩电的总出货量为230万台。而同期,其它主力品牌厂商的出货量均高于康佳。其中达到420万台、为390万台、为303万台,则是280万台。

康佳跟其他品牌电视厂商的差距在8月份依旧没有缩小。在当季,康佳电视的出货量达到了40万台,但同期创维、海信也都达到了80多万台的水平。

事实上,今年8月公布的半年报,已经显示出康佳面临的严峻形势。公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9.45亿元,同比增长6.61%。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97亿元,同比下滑高达768.9%。

但尽管业绩不佳,康佳依旧向全体股东实施了每10股转增10股的方案。这导致康佳的股价在一周多的时间内重挫60%,由30.2元一路下跌到5.35元。截至记者发稿,康佳的股价为6.59元。

股东争夺战的损伤

中小股东夺权而导致的管理层频繁波动,被认为是导致康佳此次严重亏损的重要原因。

今年5月28日的康佳股东大会上,中小股东成功逆袭,首次打破了由大股东主导康佳董事会的局面。

中小股东代表占据了7个董事席位中的4席。而持股25%的大股东华侨城集团,则只保留了2个董事席位和1个独董席位,失去了对康佳的绝对控制。

这直接引发了深康佳管理层接下来的频繁波动。在当选20天后,被中小股东推选为董事局主席的张民闪电卸任。原总裁刘凤喜当选为董事局主席后,此前出走康佳的老将刘丹重回康佳担任总裁。

而上任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深康佳在9月10日晚间发出公告,宣布刘丹被暂停康佳总裁职务,由董事长刘凤喜兼任。这意味着,以刘凤喜为核心的原管理团队又重掌康佳。

而9月28日,深康佳A连发三条人事变动公告。宣布因个人原因,刘丹请求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张民请求辞去公司独董职务,张光辉请求辞去公司监事的职务。这意味着此前中小股东对康佳董事会的控制宣告失败。

中小股东逆袭的初衷,源于对大股东华侨城掌控下康佳业绩的不满。张民曾对外表示,中小股东不是只想把康佳的股价炒高,而是希望推动康佳治理结构的完善,实现康佳梦。

但有熟悉康佳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大股东和中小股东各有各的利益。中小股东和大股东争夺康佳的控制权,对企业运营有很大伤害。

他对记者说:“大小股东争夺对康佳的影响非常大,从高层到底层销售人员都受到影响。此外,因为发生组织架构变化,产品的思路会产生差异。”

此前有消息称,仅在6月份,康佳就发布了上百人的人事调整,离职率为之前的数倍。康佳内部相关人士也对记者表示,中小股东上位,对经营肯定有一定影响,并确认康佳此前确实人员流动比较大。

此外,上述人士还对记者表示,中小股东上位也并非仅仅为了电视这部分业务的经营。电视虽然油水大,但是已经是微利行业。“大小股东在旅游、地产上都存在分歧,特别是房地产业务上。”

没跟上互联网的变化

中小股东对大股东华侨城的不满已经积累多时。康佳近几年一直经营不善,外界普遍认为深康佳内部并不和谐,之前也屡传大股东要卖掉康佳的消息。

财报显示,从2011年到2014年,康佳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在扣非后持续出现亏损,并且亏损程度日益恶化。

主营业务彩电业绩的恶化,是康佳亏损的重要原因。抛去CRT时代的光荣不说,康佳是早期最坚定做液晶电视的企业之一。

但选择液晶的康佳并没有踩对此后的鼓点。据记者了解,康佳此后一直坚守小屏幕,在进入智能机和互联网电视品牌时都慢别人数拍。

而在互联网电视强烈冲击传统电视行业时,土地、投资早已经成为了康佳盈利的来源。财报显示,2014年前三季度,公司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为4.05亿元。并表示这主要为投资收益。

奥维云网黑电总经理董敏对记者表示,康佳是当年的传统强势品牌,但之后彩电技术老化和在产品、营销创新上的探索,康佳又没有跟上。此外,组织架构的经常变动,也让康佳的经营策略无法延续。

资深家电观察人士刘步尘也对记者表示,三季度五个多亿的亏损,和刘丹上台加大公关和宣传力度有很大关系。布局互联网产生了巨大费用,但产生效应需要周期。他同时对记者表示,“如果康佳不延续刘丹的策略,那这部分投入就打了水漂儿。”

事实上,无论是大股东抑或是中小股东掌握康佳,都不可避免的要应对互联网时代的变化。

吴勇军在邮件中也对记者表示,公司在2014年提出了易终端+易平台“1+1战略”,整体布局了转型互联网的战略目标,未来康佳将致力于打造中国第智能电视的互联网运营平台,发力建设互联网运营平台。

9月16日晚,原管理团队重新回归的深康佳公告,为实现“互联网+”战略转型,公司近日与浙江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互联网电视商务合作协议。

深康佳A表示,在合同顺利履行的情况下,除了将增加电视机销量外,公司预计可获得约人民币10亿元的运营收入分成(包括预分成)。

董敏对康佳和阿里的合作表示看好。他对记者表示,双方在内容、交互系统、用户渠道等方面都能产生互补。之前的酷开、17TV等都享受到阿里在电商平台分销、大数据管理、用户管理等方面的服务。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下半年对电视业务来说并不是个好日子,大股东能带领康佳在互联网时代突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