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配套企业倒闭探因:销售价低于成本

页面导航:首页 > 电子商务 > 品牌 > 手机配套企业倒闭探因:销售价低于成本

手机配套企业倒闭探因:销售价低于成本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0-26 18:33 【

此前不少手机配套公司为了融资不计成本地抢夺市场,销售价格甚至低于采购成本,价格倒挂,当资本车轮停下的时候,倒闭在所难免。

融资、拿单、扩产能,在上市梦还没有完成之前,众多手机配套企业倒在了资本游戏前。

继10月8日华为中兴的一级供应商、深圳市明星企业福昌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宣布破产之后,市场又传三家手机零配件生产商关门停产:深圳中显微集团、位于惠州市的创仕科技以及深圳领信光电有限公司。中显微集团因资金周转问题被供货商追讨货款,大股东已经跑路,而创仕科技和领信光电则分别宣布从10月15日和21日起停产。市场消息称,三家企业共负债达到16亿元,给数百家供货商造成的损失远超刚刚倒闭的福昌电子。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倒闭”像塔罗牌一般在手机产业链中一时间极速铺开。大多数行业人士将此行业悲剧归因于2013年智能手机市场井喷的后遗症。工信部的监测报告数据显示,2014年全年,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了8.2%,智能手机的销售量创下近年来最缓慢的增长速度。

“但上市闸口的关闭以及行业技术更新太快也是导致洗牌潮加速的重要原因。”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记者表示,此前不少手机配套公司为了融资不计成本地抢夺市场,销售价格甚至低于采购成本,价格倒挂,当资本车轮停下的时候,倒闭在所难免。

触控供应链“亮红灯”

2015年10月21日,深圳市领信光电有限公司发出歇业清算公告,让众多供应商措手不及。工商资料显示,成立于2009年的领信光电生产销售各种规格电阻式纯平TP、电容式TP等光电产品,注册资本为100万元。

“由于市场不景气,2015年以来,公司股东竭尽全力,欠资垫付数百万元,仍无法保证公司正常运转,公司生产经营已经发生严重困难,目前公司私人借款已经超过600万元,拖欠供应商货款超过1600万元,拖欠工人工资已经超过250万元,已经严重资不抵债,公司正式宣布歇业清算。”在深圳领信光电的对外公告中如此写道。

领信表示,目前公司尚有价值约500万~600万元的机器设备等资产可以处置,希望通过配合变卖、拍卖公司固定资产的方式支付员工工资。

而就在领信“出事”前的一周,深圳中显微电子则传出了股东转移资产跑路的消息,该企业有中国山寨手机鼻祖之称,其主营产品为触摸屏,产品广泛应用于手机、触摸屏电脑和掌上电脑,倒闭前在深圳和安徽黄山均设有生产基地。未经证实的消息是,该公司一共欠银行、民间和供应商6个亿,其黄山生产基地欠债4.7亿、深圳工厂欠债1.3亿。

“在整个产业链中,触摸屏属于生产周期比较长的非标件产品,在这次手机产业低潮中无疑是受伤最严重的。”一位从事触摸屏行业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几年前大家开始疯狂投资电容屏,是因为利润很高,而现在普通G+G工艺电容屏的毛利率已经不到10%了,再加上良率耗损、人力成本、设备成本,利润就更低了。另外,一般的厂商为了市场需求都会有一定的库存,一旦市场波动很大,量起不来,库存便成了致命伤。很多中小厂商就是这样走向倒闭的。

“今年倒闭的手机产业链上的企业中,至少有50%是触控行业的,数量至少超过三四十家,甚至达到五十家。”孙燕飚对记者表示,目前这个行业技术参差不齐,低端产业链的产能严重过剩。

价格倒挂后行业急踩刹车

事实上,去年下半年开始,手机产业链的洗牌已经悄然来袭。

去年12月,台湾第二大触控面板生产商胜华科技在中国大陆的三家工厂——东莞万士达、东莞联胜和苏州联建相继宣布停产。同期,胜华科技宣布停止生产面板,转而从事生技食品、LED照明等事业。

而东莞兆信通讯董事长高民则在年初时承认资金链断裂,但无力筹措资金渡过难关,在对拖欠资金的大批供应商表示愧疚、交代后事之后,选择以自杀“负责”。

而就在本月12日,台湾企业洋华(3622.TW)发布公告称,因应触控面板产业竞争激烈,为提升竞争力及降低营运成本拟于越南集中生产,客户认证后将逐步停止友威光电(惠州)的各项生产制造行为,并开始处置相关资产。在电阻屏时代,友威光电(惠州)工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三星、诺基亚品牌手机的触摸屏御用产线。

“比起2008年的金融危机寒冬,这次行业所面临的挑战更加大,那时候出口还可以转内销,现在国内手机行业竞争非常激烈。”手机方案整体解决商闻泰的一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很多手机厂商在供应链上在做整合,单纯的代工或者说提供方案并没有太大的竞争优势。

大多数行业人士将此行业悲剧归因于2013年智能手机市场井喷的后遗症。但在孙燕飚看来,资本也是压倒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前因为资本力量推动,不少手机配套行业的公司都希望借助上市的机会把公司做大,为了融资不计成本地抢夺市场,但当行业价格战走到触及底线的时候,发现车轮根本刹不住,这时候二级市场的冷淡无疑加剧了行业的洗牌。”孙燕飚对记者表示,比如触摸屏这个行业,低端部分的产能完全是过剩的,但很多企业包括上市公司还存在业绩对赌的无奈。

“为什么已经上市的公司也要打价格战?这里面有业绩的对赌、有收入和净利润的要求,这中间还有一些灰色地带,才造成了脱离市场的价格曲线。不过经过这一轮的洗牌,行业会慢慢回归理性。”孙燕飚说。

Tags: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最 近 更 新
    热 点 排 行
    Js与CSS工具
    代码转换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