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谁替我讲完发布会 分他一半股份

页面导航:首页 > 电子商务 > 品牌 > 罗永浩:谁替我讲完发布会 分他一半股份

罗永浩:谁替我讲完发布会 分他一半股份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2-15 09:50 【

华为、小米大军压境,乐视强势杀入,锤子、一加等小手机厂商的生存空间空前承压,手机市场的座次就此排定了吗?

10月29日晚,开完新品发布会,接受完媒体采访,天色已黑下来,工作人员收拾现场的忙乱身影中,一加手机创始人刘作虎强忍着肩上的病痛(第二天接受采访时他说当时肩痛得差点支撑不下去),匆匆坐上车去吃饭,然后从京城东边赶往西边,与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3C事业部总裁王笑松、荣耀原负责人刘江峰等圈内人相聚喝茶。

这颇有抱团取暖的意味。43岁的罗永浩,比他小3岁的刘作虎,都已久经风雨,私交不错。他俩都有志于独立打造出新兴手机品牌,但在时间点上都晚于雷军、余承东,面前困难重重。

罗永浩

10月手机市场竞争空前激烈。从10月14日开始,、、华为(荣耀)等十几个手机品牌轮番上阵发新品。按照手机规律,一般一个新品有两三个月窗口期,10月情况变了。“你方未唱罢,我方就把你赶下场。”王笑松说起手机竞争颇为感慨。据他所知,今年10月手机行情远远不如去年同期。

10月19日,罗永浩在北京发布坚果手机文艺青年版,为两个月前在上海发布的坚果手机延续了一下产品热度。但文艺青年稚嫩的嗓音很快被粗暴地打断。10月29日,一加发布新手机一加X前一天,手机新晋玩家乐视发布新机型1S,其1099元的售价被业内惊呼真正的狼来了。按照其配置,业内人士测算其BOM(Bill of Material,物料清单)成本价加起来,比1099元至少多出100元。乐视董事长贾跃亭乐于扮演手机行业价格屠夫的角色,在当天置顶了一条微博,宣传乐1S,并且直言不讳“腰斩价”得益于生态补贴。

高配置、低价格显示出了超强的关注度和吸引力。至截稿日,贾跃亭的这条微博转发99万次,评论4.3万条。罗永浩发布的坚果手机微博,转发量是61万次,评论15万条。“国内市场就是一片屠宰场。”感到一片肃杀寒气的刘作虎说。资本逐鹿,“情怀”和“不将就”的声音像大浪潮中的扁舟。

锤子再遇产能问题

“喂喂,能听到吗?那我出来啦。”9月25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北校区文化活动中心里,罗永浩穿着标志性的黑衬衫,缓步走上空旷舞台的中央。

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舞台。多年前的第一场演讲,在北京一所学校里,他因紧张后背被汗水完全打湿。一个月前,在上海,坚果手机发布会现场来了8000人,都是他一个人讲下来。罗永浩的演讲,不需要主持人。

照例,舞台下面响起学生们的欢呼声。这种时候,你往往会真切地感受到这位前老师在年轻人心中的影响力仍然强大。罗永浩坦承,有些谈不下来的人才、搞不定的投资者,他都会邀请来参加演讲或发布会,然后,妥了。这有点类似于人们形容美国商业奇才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刘作虎很赞赏这种营销能力。

甚至,罗永浩正式出场前,前排有两位学生恶作剧,故意站起来朝后面盯着看,引起很多学生站起来朝后面看,以为罗永浩会从后面走进来。

罗永浩在新东方做英语老师时,讲课之余发表了很多对社会、人生等问题的看法。与招他进新东方的俞敏洪校长不同,罗永浩不是通过宣扬“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的奋斗精神获得广泛影响力,他扬弃了俞校长的“苦大仇深”,张扬个体的“天生骄傲”。这里有一种智力上的优越,也有不合作、不甘于平庸的认真态度和情怀。“老罗是个好人。”接受采访的人往往会自发地如此评价。

借助互联网,罗永浩讲课的录音被学生自发制成音频传播,“老罗语录”中透出的精神力量得以放大、储存,每年都影响一部分刚长成的年轻人。在开办牛博网、创立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并愤怒地用锤子砸碎一台冰箱的维权过程中,他的精神得以强化,身份标签也不断地变化,由老师、校长,变成网络红人、公众人物。

罗永浩的形象几经变化,格调一直很高,但不需要仰望。熟悉罗永浩的观众已经与他建立起某种互动的模型,比如视频重放。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演讲现场,应下面学生的要求,罗永浩重放PPT中的一段视频。在视频里,他边回首看天,边跑着“之”字形,最终被天外飞来的导弹炸成一堆烟。学生们看完,喊着再来一遍。罗永浩低头调遥控器的时候,忍不住开心地窃笑,然后放声哈哈大笑,说,“其实,我觉得看一遍就够傻的了。”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是罗永浩和锤子团队在全国十几所高校巡回演讲的第一站。校园巡讲主题是《锤子科技的创业故事》,主要做品牌理念、企业价值观输出和校园招聘。虽然没明确搞签名售机等商业味过浓的活动,千元手机坚果还是需要通过巡讲活化与年轻人的联系。意外的是,进入10月,原先设想的好几次高校巡讲中止。

2012年,罗永浩尝试最后一次转变,要成为企业家。首个产品是智能手机,公司名字是锤子科技。把所有影响力成功转化成潜在手机购买力量,并由此集聚一定口碑,罗永浩的创业之旅凑齐了出发时的装备,后面的成功将顺理成章。

认可这条路的人很多。华为荣耀手机前负责人刘江峰为此投资。刘江峰负责荣耀的2014年,荣耀销售额从1亿美元增长至20亿美元。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看好罗永浩的认真态度进化而成的极客精神,在营销和产品设计上有独到追求。当然,他投资也是因为与罗永浩是朋友,“不仅仅是商业因素”。

紫辉投资创始人郑刚“重仓”锤子科技,投资了一个多亿,参与了锤子两轮融资。他相信锤子手机的核心竞争力是以有性价比且、体验感好的手机影响到价值观相同的一类人。这些能够构成差异化。艾优尼手机创始人之一童合心则表示,如果罗永浩服务好那些认可他的高学历、高追求的粉丝,将“不得了”。

2014年5月20日,罗永浩在北京发布了价位在3000元以上的T1手机,预付300元的订单数一天超过5万单,非常火爆。7月8日,他亲自送货给第一个用户。此后,产能跟不上成了罗永浩和锤子团队的噩梦。良好的愿望,最终被锤子手机过低的良品率撞得粉碎,“科技与人文”的交汇最终没有温暖商业的冷酷——在最需要发货的时候,T1生产不出来,晾了买家4个多月。

作为一个新兴手机品牌,锤子找到代工商合作。那个时候,富士康的重心全部在当年9月上市的苹果新手机iPhone 6上面,不可能给予锤子全身心支持。苹果驻代工厂的人员有成百上千,才保证了生产过程顺利。这些锤子没有足够重视。另一个原因,“锤子追求交互触觉的实体按键设计,影响到良品率。”锤子科技CTO钱晨说。他坚称T1作为新品牌,卖到25万台,均价达2600元,不能称为失败。

京东3C事业部总裁王笑松这些年与很多想做互联网手机的品牌打过交道,给出定价、生产规模方面的建议。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坚果刚出来时非常火爆,搜索指数不输给小米发新机。

但是,越是小品牌,在供应链和代工厂那里越没有地位和议价能力。越是这样,资本不雄厚的小品牌就越没法下大订单,恶性循环。互联网销售的放大作用与小手机厂商无力备货已经成为主要矛盾。

坚果在最初备货发售完之后,再次遇到产能问题,连续几周只能每周二上午10点开放购买,需要预约。这是锤子第二次踏进同一个坑。为此,罗永浩去了几次坚果ODM产商上海晨兴希姆通,希姆通方面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因为老罗对工艺要求高,屏幕工艺过于复杂,造成备货速度跟不上,初期发货不及时。”

后来代工厂商产能赶上来,坚果销售不畅,出现存货。借着“”,锤子清库存。11月11日,锤子官网开始众筹电信版坚果的活动,承诺众筹成功后,60日内发货,显然也是出于生产与销售关系协调的考虑。

现在产能已经不是问题,希姆通的人说,“现在是老罗发挥营销天赋的时候了。”但是乐视1S令人吃惊的“腰斩价”似乎不打算给其他对手机会。京东“双十一”活动中,乐1S成为800元至1199元价位段手机销量冠军。而锤子公司的子品牌坚果正处于此价位区间。

Tags: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最 近 更 新
    热 点 排 行
    Js与CSS工具
    代码转换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