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称:44.7%受访者为朋友圈投票烦恼

页面导航:首页 > 电子商务 > 移动电商 > 调查称:44.7%受访者为朋友圈投票烦恼

调查称:44.7%受访者为朋友圈投票烦恼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0-19 18:20 【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益派咨询对2043人进行的调查显示,近四成受访者的朋友圈经常出现求投票链接。

随着微商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商业活动开始在朋友圈盛行。朋友圈拉票便是其中一种。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益派咨询对2043人进行的调查显示,近四成受访者的朋友圈经常出现求投票链接,45.6%的受访者曾参与过朋友圈投票,44.7%受访者认为“绑架式”朋友圈投票让人烦恼、失去乐趣。

家住西安的潘纤表示自己曾为朋友的女儿投票助其参加小型的化妆晚会。为获得更多的票数,她被朋友拉进一个名为“宝贝后援粉丝团”的群,群里充斥着各种提醒投票,票数高低的信息。诸如“先关注,再投票,具体投票方法见详图”“动动你们那双灵巧的双手,为宝贝投个票吧”,等等。“这位朋友甚至会在每天晚上询问‘大家今天都投票了吗?[email protected]了5天,潘纤表示不堪其扰。她感慨道:“这类活动商家赚的盆满钵满,投票者与拉票者累得精疲力竭,微信投票何时休啊?”

调查中,44.7%的受访者直言“绑架式”的投票方式让人烦恼,失去乐趣;27.2%的受访者认为朋友圈投票是商家的一种营销手段;21.2%的受访者直言只是投个票而已,没想那么多;仅4.7%的受访者认为朋友圈投票形式多样,很好玩儿。

受访者出于何种原因愿投上一票?调查显示,有27.5%的受访者表示碍于情面,受朋友之托进行投票;13.7%的受访者表示了解过此类活动,愿意为朋友投票。

在北京工作的张丽说,公司同事的宝宝以前参加过“最萌宝宝”活动,当时也是发动了亲朋好友来投票。“上下班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哪能不投吗?”张丽无奈地说。

在北京工作的王颖表示,朋友家小孩参加话剧比赛,自己被要求投票。她也按照要求投给了朋友的小孩。不过她表示这样的人情票使得比赛失去了本身的意义。“我根本就没有看见过朋友的小孩的演出,也不太了解话剧评选活动的一些基本标准,是在一不知、二不懂的情况下投的票”。

采访中,也有受访者表示自己不会投上这一票。中华女子学院的学生李晓雪曾为其所在的社团发起过一次投票活动。“评选结果出来的那天,很多同学对结果提出质疑。后来我们发现确实有一个参赛团队进行了刷票,使得票数一直遥遥领先。”李晓雪表示,从此之后,她再也没参与过朋友圈投票。“自己学校举办的活动都有刷票的,别的活动刷票兴许更严重。这样评出来的结果就没什么意思了”。

调查显示,10.7%的受访者表示不会进行朋友圈投票,担心泄露个人信息;9.3%的受访者表示操作复杂,不愿浪费时间;4.2%的受访者表示与拉票者关系一般,懒得参与。

中央财经大学硕士一年级学生张蕊表示,自己遇到的微信投票活动有的需要填写手机号码,有的甚至需要填写身份证号码进行验证。“这样的设置或许可以避免刷票行为,但是却很可能泄露个人隐私,谨慎起见我都不太参与。”张蕊说。

参与本次调查的受访者中,00后占0.1%,90后占4.2%,80后占40.8%,70后占36.0%,60后占12.4%,60前占6.5%。


Tags: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最 近 更 新
    热 点 排 行
    Js与CSS工具
    代码转换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