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已死?社群电商的一次失败尝试

页面导航:首页 > 电子商务 > 移动电商 > 微商已死?社群电商的一次失败尝试

微商已死?社群电商的一次失败尝试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0-30 16:34 【

在互联网初兴的时代,一群社交网络的活跃分子孜孜不倦的在互联网上分享着自己的观点见闻,逐渐形成了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社交流量中心。

影响力是最好的一个变现渠道,社群电商的核心就是影响力商业化。在社交网络蓬勃发展的最初,一群社交网络的活跃分子玩出了自己的影响力,或意外或偶然间用自己的影响力获得了某种商业上的成功,这就是微商的最早来源。

微博对于微商的推动作用远高于微信

微商是一个最典型的靠兴趣玩出来的产物,在互联网初兴的时代,一群社交网络的活跃分子孜孜不倦的在互联网上分享着自己的观点见闻,逐渐形成了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社交流量中心。

这是一种分布式的流量中心,它没有一个自己的平台,而是星罗散布在各类大大小小的社交网络上,其中一部分在分享自己的生活中意外的走向了变现的道路,通过强大的社交网络人脉和网友的信任尝试性的做了一些产品销售的事情。

之后随着电商的快速发展,国内的产品已经无法满足C端的需求,尤其是奢侈品国内国外的巨大差价,吸引了一些拥有海外资源的朋友做起了代购生意,产品的范围从奢侈品到化妆品等等,迅速涵盖了以时尚为中心的各类衍生产品。

微博将社交网络推向了一个高潮,虽然如今已经没落,但是它所打造的人人都是媒体的概念却深入人心,依托社交网络的营销号和营销公司也快速崛起。从思想推动的层面来说,微博对于微商的推动作用远高于微信,因为它将个人流量变现的概念深植入了人们心中。

微商是松散型社群电商的初级尝试

微商之名虽然来自于微信电商的概念,但是思想铸基是由微博完成的,它是松散型社群在电商方面的初级尝试。彼时的微商已经构建了社群电商的雏形,但是社群的意识尚未觉醒,更多的人只是在粗暴的构成一个属于自己的流量中心,并试图通过电商化来变现。

笔者在很多场合表达过个人的观点,微商是社交网络的活跃分子,通过多年深耕社交网络工具积累的人气,进行的一次电商化的爆发。我们置换成一次社会化媒体营销来说,最早的微商们在无意识间做了一次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的社交网络营销铺垫,通过这样一次营销铺垫积累了大量的忠实客户,这才造就了很多后来所谓的微商销售神话。

而且对比短期的社会网络营销推广来说,这样一次深度营销铺垫,所积累的客户资源的价值含金量是非常之高的,转化率自然也远一切短期营销活动。它所构建起来的买卖双方的信任感不是靠钱就可能堆出来的,除了时间成本之外她们还付出了大量的情感在里面。

最初的微商们之所以能够成功,不可以简单的归结于社交网络的红利,我们更多的需要看到她们在这之前所付出的时间和情感成本,这些都是无数个日日夜夜浸泡社区所置换回来的无形资产。她们无意识间给自己种下了一片果树林,微商的爆发只是她们最后收成的表像。

代理逐利化使微商社群化走向了失败

微商出现代理这事一点也不奇怪,早在淘宝时代代理就已经出现,笔者08年注册淘宝的时候就曾想通过代理来做电商,那时无论是淘宝还是一些第三方代发货平台都已经出现,然而淘宝代理由于先天缺陷导致了没能蓬勃发展起来。

当然这种没有发展起来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如今的淘宝C店之内以代理为主的皮包店铺也是数不胜数,笔者接触过的一些淘宝大店主,光他们几家加起来在淘宝上的代理就已经有不下五十家,只不过淘宝缺乏的社交放大属性。

微商代理和淘宝代理的入会门槛几乎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微商代理更加功利,会通过各种方式去逼迫下线压货,压货造成就的经济紧张感促使了下线也加入了代理的招募当中。而淘宝繁琐的开店流程也进一步限制了淘宝代理的膨胀。

笔者身边大部分女性朋友都有过做淘宝代理的经历,然而光是装修店铺这一关就排除掉了一大部分,剩下的那部分由于没有流量引导也都放弃了。无论是淘宝代理还是微商代理,没有自营流量中心的能力最终都将走向失败,说人话就是找不到自己产品的买家。

从这一点上来说,女性似乎天生就对电商有着比男人更强的兴趣,无论是买还是卖,电商从各方面都在呈现女性化的特征。无论是各类垂直化的电商平台,还是微商的产品属性,以及马云曾经发布的电商创业报造,整个电商圈内女性占据着举足轻重的角度。

从信任经济向代理逐利的偏移

微商圈内其实有一句话没有说错,那就是微商是一种基于信任的电商,最早的那些还不叫微商的微商们,他们之所以能够把货卖出去就是在于她们的客户信任她们。笔者曾经亲眼见过一群爱玩游戏的小孩,仅仅通过QQ空间放几张图片就把货给卖出去了,她们的客户最初就是那些和她们一起玩游戏的公会玩家。

通过QQ空间来卖衣服曾经一度流行于一些非主流的圈子里,虽然她们受到了外界各种歧视和非异,但是其中一部分人通过“家族”的集结确实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变现。她们通过互相交流不被外界理解的非主流文化聚集在一起,通过分享她们的非主流产品获取家族成员的信任,有商业头脑的成员便开始琢磨起了这方面的生意,有一些甚至一度做的还不小。

代理制在她们的生意里也曾经出现过,只不过那个时候“代理”还没有商品化,对于她们来说只是希望通过代理多卖一点东西。而在微商的世界里,“代理”这个模式俨然已经成为了一种产品,卖的“代理”越多,所能获得的回报也就越多,至于产品只是“代理”这个商品的附加值。

微商生态的崩溃搅动第三方平台的风火

“代理”商品化注定是一门不可持续的生意,短暂的疯狂成长之后,整个微商的生态迅速崩溃,大玩家退场代理频频跑路,7月前后几个月,整个微商界一片哀鸿遍野。微盟、有赞以及微店等第三方平台迅速布局,企图瓜分掉这一千万微商,通过帮助微商转型来实现自身的平台成长。

由于微商社群电商的本质,各大微商第三方平台打出的也是社群化的口号,企图通过构建一个分享型的社交电商网络,并借助平台背书来帮助微商转型。未来在微商第三方平台当中能不能够诞生移动互联网的美丽说和蘑菇街我们还有待关注。

对于一千万微商们来说,除了平台化迁移之外,自身对于社群的意识觉醒似乎更加迫切,目前依然可以看到一些新入局的代理在做着被抛弃的刷屏的事情。微商代理的幽灵还残留在整个社群电商的世界里,从直销传销的历史我们可以预见,这只幽灵还将长期盘据在整个社交网络之中。

作者:艾瑞克自留地 | 来源:iDoNews专栏

Tags:

文章评论

最 近 更 新
热 点 排 行
Js与CSS工具
代码转换工具

<